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主盾冬/锤基】The G/od is Shi*ting(五)


这篇文前我要唠叨唠叨。¯\_(ツ)_/¯

背景是1860年左右的美/国。主cp盾冬锤基闺蜜组和一部分EC(●°u°●)​ 」

这章多半是大事前的最后一章了……

今天终于把EC放出来了(●°u°●)​ 」
最近撸图搞事得太多了……

文引:有人告诉Loki,他的朋友,多年没见到的朋友,在一个刨木厂工作,在一群黑人中间工作。他决定去南方去找他的朋友,Bucky。


——————————————————————————————

跟着Fandral,Bucky 来到一间周正的木屋前,里面是温暖舒适的房间,充满了礼拜日的氛围,窗帘是干净的,旧地毯虽然磨损,但仍显得温暖。桌上的水果坛子里面插满了飞燕草——Bucky想起了他之前的那个霉湿的角落,充满了氨气味的角落,他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自他逃出来之后,他做过工人,挖过矿,睡过大街,住过牲口棚,这是他第一间可称为房间的住处——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他绝对无依无靠,没有哪一个城镇属于他,没有一条街道,一堵墙,一寸土地是他的家,而且他也时刻牢记这一点。他大概也明白Loki帮他不只是因为朋友,他也得付出些什么,就是从一潭稀泥到另外一潭稀泥他也认了。

然而接下来的生活却是这样的——每天早上和Loki一起吃早餐,准时看Thor被Loki家暴,然后整日陪他在镇中心广场闲荡。到了傍晚再回到树林中的大房子里去。每天闲荡时,Bucky总觉得有人在跟着他们,而且还不止一个,每次他给Loki说,对方总回答一句“不要紧”。

第三天时他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
Loki停下了脚步:“我在等一个人。“第四天时,Loki和一位长得清秀的男人打了招呼。那男人穿了件白色衬衫,气质柔和:”你好,我是Charles Xavier。‘
Loki把Bucky推到Charles面前去,“他是北方的一位精神病医师,以及大学教授。Charles,这是我朋友,Bucky。”
”我听你谈起过他。“Charles转过来,面对Bucky,”放轻松一点,不要紧张,我很高兴认识你。“Charles温柔又善解人意,最近才和恋人分手,正好放假,便来找老友Loki。
”Erik又怎么啦?“
”我真的完全理解不了他,他竟然把镇长的房子烧了,还购入了一批军火……快打仗/了。“
“真是些愚蠢的人类。”
他们边聊边走向了Tony的小酒馆喝下午茶。
Bucky坐在Loki和Charles旁边,正在喝一杯牛奶。如果忽略他们的谈话内容,这是一次标准的闺蜜聚会。
”Loki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我听说别人看到小胖子在这镇上刨木丁工作,本来想见见老友,结果他失忆了,还把自己搞得跟流浪狗一样。“Loki用手敲着茶杯,”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看你完全是……至少有一部分是想Thor了……失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治疗措施,多心理引导,鼓励回忆应该是通常的办法了。”
“Bucky,你想一想,能想到什么。“

Bucky闭上了眼睛,向记忆里摸索去,一片黑暗,大脑一片疼痛,他睁开了眼,看着另外两人,摇了摇头。
小酒馆的下午安静极了,因为Tony和Thor,Steve呆在一块儿,也还没开始,显得古旧而有格调,坐在圆桌边的Bucky再次闭上了眼,他想起几天前Steve脱口而出的那句话,Steve的脸,他记忆中应该没有这么一号人,他记起刨木丁的生活总是替他说话的Sam…再往前,再往前;他金属臂与肩的接缝处开始刺痛,身体不自觉开始发抖,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滴,他看到一个人被迫屈腿跪地,单臂吃受身体的重力,黑色的夜幕蒙住了他的双眼。Bucky睁开眼,Charles问他看到了什么,想起来了什么吗?他迟疑了片刻,摇了摇头。
”行吧,我想我们该回去了,已经四点了,“Loki掏出那只老旧而精美的怀表,”今夜,我们给Charles开一个欢迎派对!“Bucky看着那只表,觉得有些奇怪的熟悉。
 
一年前的Winter Soldier躺在一条老旧的毯子上,毯子下面是松散的厚木板,木板上是塌陷下去的黑洞,陈年的草料上积满了薄薄的尘灰,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废弃已久的仓库有个洞在天花板上,通过并不存在的窗户,他看到泛黄的天空,以及仲夏夜苍白而遥远的星辰。他尝试着回忆他的过去,可能他同谁望过那苍白而遥远的星辰,但他感到头一阵钝痛,便停止了回忆,他最终昏睡了过去,早上黎明垂下玫红色手指时,他发现自己泪流满面,又不知自己为何在哭。
今天的夜空中,也有那苍白而遥远的星辰。

晚宴上,Steve,Tony都过来了。大厅里摆上了长桌,点上了蜡烛。Steve的金发在光中闪耀成火焰的颜色,Bucky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向他笑了笑。会玩的Tony在此时看起来才是主人:”斑比,James,还有Charles教授,今晚,你们也都得喝一杯!“              酒杯一次次地碰在一起发出清亮的声音,欢乐一直持续到晨光熹微。

鬼使神差的,在快天亮的时候,Bucky送Steve走出那一片小小的树林,一直到马路上。他听说Steve出生于,波士顿一个古老的清教徒家庭,很难适应南方人的习惯和偏见,他怀念极了北方的雪,但Bucky注意到北方人也需要别人提醒防备寒冷,正如南方人需要人家提醒防备炎热一样。
Steve离去的背影悲凉极了,像荒原上的电线杆,浓影密布的街道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TBC)感谢读到这里的人~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