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盾冬/锤基】The G/od is shi*ting(四)


这篇文前我要唠叨唠叨。不喜可直接正文(笔芯
背景是1860年左右的美/国。但是还没开始南/北战争(⊙v⊙)(其实我原来还没定是左还是右
主cp盾冬锤基闺蜜组(其他cp还没定,你们想看什么其他cp在评论里大声说哦)(●°u°●)​ 」
我不确定会不会坑,人多说不定我就会写完?(滑稽
前几天被lof和谐我脐橙肉/图折腾的不轻qwq所以一直拖到今天ಠ_ರೃ
跪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引:有人告诉Loki,他的朋友,多年没见到的朋友,在一个刨木厂工作,在一群黑人中间工作。他决定去南方去找他的朋友,Bucky。


——————————————————————————————


Loki在工作日见到了Bucky。他看着那个干活的人的脸,绝对是Bucky,就算头发长长,满脸胡子,他也敢肯定那张脸属于Bucky,但是他分明能感受到,从前的Bucky已经不在了,从前的他绝对不会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安静,冷漠。像小Loki一样。Bucky干活非常卖力,缓慢的把铁锹插进那堆木屑里,仿佛要劈开上帝的头颅,Loki站在一边看着Bucky,对方显然没有注意到他,楼梯走进了一些,他喊了一声“James?”,轻轻地,试探性的,他也没有喊对方Bucky。那个名字太亲昵了,谁会叫一个青年男子鹿仔?
对方抬起头来,很久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过了大概五分钟,严肃而冷漠的,他沙哑的吐出一句:“James是谁?”听声音,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这当然也是刨木厂里所有人第一次听到他说话,也是第一次有人找Winter Soldier说话,Bucky没有停下手中的活,他把铁锹扬起,然后又插下。

Loki听到回答,有些懵,他有一点想哭,但很快保持了微笑:“你的名字叫James,我是你曾经的朋友。我的名字叫Loki。”
“朋友?”Bucky想他应该没有什么,,,朋友?他定定地思索了一下朋友的意思,然后又扬起铁锹,继续他的工作。“我想,现在的你——甚至不知道你是谁的你,可以考虑来你朋友,我的庄园找份活干。”
“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在这里吃得饱吗?有地方睡吗。”
Bucky动了动他的机械手臂。
“那又如何?”
Bucky想说的是,他曾经是个杀手,手上不止一条人命,这样的生活已经够好了。逃离组织后他辗转当过木工,挖过矿,睡过垃圾堆,他已经习惯了——虽然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每天劳累之后他唯一思考,有空思考的事,就是怎么活下去。
Loki看着Bucky的表情,他十指交扣:“过来。”语气不容反抗。
Bucky放下手上的铁锹,和Loki一起走到了更为远离人群的角落。
“你记不起以前的事了——可能是被某杀手组织洗脑了,——你的左臂刚好证明,我Loki不管你叫James还是Winter Soldier,你最好跟我走,到我的庄园来找点活干,找点东西吃,顺便我好给你洗白。”Loki站在那里,神情高傲而冷漠,好像他没有在帮助别人一样。
“所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是Loki,你的朋友。”
 
Sam和刨木厂里的人在第二天就没见到winter soldier,或者说黑发男人口中的James。工头说那个长得一场好看的黑发男人是Odin家的小少爷,听后工人们议论纷纷。
“为什么Odin家的小儿子会和winter soldier扯上关系?”
“天哪,这个是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我看那Loki也不是什么好鸟,你们听过吗?”
“什么?”
“他不仅是个同/性/恋,还乱/伦。”
“不会吧。虽然他长得很好看,但他啊毕竟有那么高啊。”
“你脑袋是被刨床夹了?他的对象是他哥。”
“天哪,你说那个Thor?!”
“反正就是个婊/子养的。”
Sam在旁边喝了一口水:“操你们妹/的,反正他不是什么你们惹得起的人。厂长来了。回自己岗位去吧穷鬼们。”
“*hit!”
于是工人们拿上他们的工具,回到各自的地盘,皮带开始呼啦呼啦的转动,铰链哐当哐当地响了起来。
 
Loki把Bucky带到了Odin的庄园。穿过将近一百码的树林,远处的钟声敲了九点,那栋房子在树林中显得非常庞大,而且华丽。太阳断断续续照在Loki和Bucky身上,热气蒸腾起来,荒凉肥沃的黑土地发出让人心安的味道。树林里时无垠的寂静,除了Loki的反复强调——Bucky到时候要见到的三个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特别是那个最高,胸最大的。

但走进房子后,世界变得欢腾,Bucky看到三个人坐在沙发上。那是一种坐感舒适,长期使用性变小的沙发,用羽绒填充,上面铺着亚麻色的一块格子布料。他们三个看到Loki之后停止了谈话,中间最壮的那个,把一头长长的金发用一条红色缎带绑在脑后的人站了起来:“Loki,欢迎回来!”他笑的一脸灿烂。
“闭嘴。”Loki回答,“见到你我一点也不好,我还以为你在酒吧蝼蚁的店里呢。”
Loki刚怼回去,Steve就看见了Loki身后的Bucky,他真的没有忍住喊了出来:“Bucky!”
“WHO THE HELL IS BUCKY!”Bucky牢记着Loki的话,然后开始思索Bucky是谁。
这时四道目光都聚集到了Steve身上:Bucky表示情况太复杂他没反应过来;Loki表示哪儿来的金发大胸知道了Bucky这么亲昵的名字,呵呵;Thor疑惑Steve什么时候看上了他弟弟的朋友,,,,闺蜜?;Tony吃着姜黄饼干表示他只是看戏的。Bucky戳了戳Loki紧绷起来的后背,Loki叹了口气,感叹世界上有太多的巧合,偏偏最可恶的都被他摊上——比如当时被Odin捡走遇见Thor:“这个人,别人叫他winter soldier,看他顺眼,挖过来了。”
Tony塞了一块饼干,含糊:“so?”
“看起来又能干活,又能打架,长得也好看,过来做我贴身男仆——Fandral,把我房子后面那间单独的小木屋收拾出来。”Loki歪了歪头,看向Thor,“你不同意?”Fandral从来没有见过Loki对谁除了Thor那么上心,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会去一个小小的刨木厂,他感受到这尴尬的气氛,什么也没敢问,去收拾房间去了。
一直还没从Bucky那句话里回过神的Steve站了起来:“你的名字叫James Barnes,我是你的朋友,大学的室友,你的……我叫Steve Rogers。”哦,好吧,又是这个名字,Bucky心中想道。然后他就看见同样是金发大胸的Steve眼睛红了“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
“啊。。。。是的。”气氛骤降到冰点。
Fandral及时出现了:“先生,房间收拾好了,请往这边。”Bucky离开了。
一直在看戏的Tony推了一把Steve:“哦,这就是你常说的你的小天使?看到他那条辣到爆炸的手臂了吗,上面的红心,我猜是Hydra。”他说的平淡而戏谑极了,好像他根本不知道Hydra是个杀手集团一样。
“我猜也是。”Loki坐到单人沙发上。
只留下Thor一人有些没搞清楚状况:“所以,你认识他?”
“真巧,我是他孤儿院室友。”
 
(TBC)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