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盾冬/锤基】The G/od is Shi*ting(三)

这篇文前我要唠叨唠叨。¯_(ツ)_/¯
背景是1860年左右的美/国。主cp盾冬锤基闺蜜组(其他cp还没定,你们想看什么其他cp在评论里大声说哦)(●°u°●)​ 」
我不确定会不会坑,人多说不定我就会写完?(滑稽

今天终于把土豪,傻锤,大盾放出来了(●°u°●)​ 」
阿毛简直是天使!

我要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引:有人告诉Loki,他的朋友,多年没见到的朋友,在一个刨木厂工作,在一群黑人中间工作。他决定去南方去找他的朋友,Bucky。


——————————————————————————————
Barnes在那天下午本来是要去帮营养师干活儿,但那天营养师和她男友去镇上了,于是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知道Loki在这里呆了三年,他也当然知道、也没少听别人对Loki的形容与看法,不管用词多么恶劣,但他总觉得Loki身上总有一股尤加利的香味。当他推开那扇有划痕的木门,木门发出一声悠长而沙哑的“吱呀——”他看到Loki拉开抽屉在看他的表。他大概猜到了Loki以前家境应该不错,所以才保持了对穷人冷漠而矜傲的态度,才对一些精致的、贵重的东西情有独钟。Barnes关上门,走向坐在床头的Loki,脚下的木板也发出苍老的哀叹。Barnes坐在Loki的旁边,Loki向旁边微微地移动,眼睛垂了下去。Loki有些害怕了。
他站了起来,向他来到这个房间第一天那样,拉开了房间的窗帘,并且踩在小木板凳上,推开了那扇窗。“为什么看着那只表呢?”他故意没有说“我的表”。
Loki没有回答,朝西的窗户射进来的光线让他很不适应。
Barnes又坐回床上,他两只手扣在一起,玩了一会儿手指“WELL,这只表是我父母的。他们给我留下的就是这个了。两年前父亲死在一场疾病,妈妈开始喝酒,没有一秒钟他是清醒的。她开始卖她的项链,衣服,最后是庄园,什么都没剩下,然后不让我去上学了,她酒精中毒死了,然后我被送到了这里。”他讲的很平静,甚至嘴角还有一丝丝笑意,好像一切都理所当然,但是他的眼睛好像要哭出来了。只有七岁的Loki眼睛湿漉漉的,拽着自己的衣角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们是一样的。”
 
到了镇上的Loki,二十七岁的他对自己的过去嗤之以鼻,他刚在北方生活了不到一年,就听有人说在南方的一个刨木厂,看到了像Barnes一样的人,而且正好在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镇上,他决定回南方来。但他看着街上流动的小贩,挎着旧布包的油腻女人,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礼拜六午间的哨声已经响过了,刨木厂里其他人已经离开了,Sam坐在木板堆上吃他的午饭,到了一点他就要开始干活,他打算拿了加班的钱后,到小酒馆里去勾搭姑娘们。Loki从他身后走过来,他穿着黑色的尖领衬衫,黑色的西装——他所用的所有东西都是一流的,名贵的,不引人注目的和值钱的。他不快不慢的走到Sam跟前:“这里有叫James Barnes.的工人吗?”
Sam站起来:“没有,先生。”
“你确定?”
“是的,我认识这里所有的人,但确实没有叫做James Barnes的人。——这里大多是都是黑人,但这是个白人名字,对吧?”
“你说,’大多’”
“准确说只有一个——”Sam 把几个麻袋叠在一起,铺在一块木板上,示意Loki坐在那上面会舒服些。“但是他确实应该不是Barnes先生”
“哦。”Loki冷漠、嫌弃的瞟了一眼麻袋。“不用,谢谢。我不坐,站着就好。”
“镇上还有其他工厂,您可以去问问。”Sam说着坐在了麻袋上。
“可以给我讲讲那个白人吗?”
“好的,先生。”
远方传来一阵鸟叫,那是一种令人惊奇的凄厉叫声,有些像老妇人肥胖而松弛的手掌里,迅速开合、陈旧、生锈的大剪刀摩擦发出的响声。
“那个年轻人有一条辣到爆炸的钢铁左臂,所以没人敢接近他,他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一句话。我们叫他winter soldier.因为没人知道他叫什么,或者知道他从哪里来,ummmm他沉默寡言,冷漠的吓人,所以大家也叫他异类,我也不太喜欢他。但是,像其他白人一样,他长得很好看,虽然没有我帅气,有一双灰绿色的眼睛,棕色的头发,他下巴上有一个小凹…….”
“你说他下巴上有个小凹?”
“…….是的?”
“winter soldier ?”
“是的,先生。”
“好吧,他一般什么时候在?”
“上班时候他都会来,但是下班后没人知道。”
Loki给了Sam二十五美分,“谢谢。”然后结束了话题。他听到他的怀表在鞺鞺鞳鞳地走动。
Sam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不敢看那个冷漠的、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离去的背影,他坐在麻袋上,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成两段。
 
小酒馆的老板Tony坐在柜台的后面,他翘着二郎腿,手上是一杯波本威士忌。他的面前坐着Thor和Steve。Steve终于被拖来,说服来喝酒,其他二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起来灌这个神学院教授的酒。Thor手里拿了一块馅饼,含糊不清的问Steve:“朋友,你到镇子上来有地方住吗?”
“是的——我想我们毕业后就们见过了对吧——我来接这个教区的牧师。”
Tony抿了一口酒:“是的,原来那个,那个嫖/女人,又被男人/嫖,甚至被黑/鬼/嫖的被谋杀了,据说是下毒。”
“他的意思是老兄,你得小心一点!——哈哈哈哈”
“language。”Steve喝完了一杯台科里酒。
“我和Tony都可以给你提供住处——”
“我会让Friday准备房间。”
Friday是Tony家的女总管,他还有一个,大概也是管家的……Jarvis。
“不不不,我想我去租一套房子就好了。Scrooge太太一定那里有房子。”
“wooooooo”两人起了个哄,一脸失望。
但是他们端起酒杯:“CHEERS!”
Tony小酒馆的木桌散发出让人愉快的桉木香,灯光晦暗,仿佛一切景致都悬浮在半空中,有人喝醉了,在唱歌,是黑人独有的嗓音,用手打着拍子,空气里有一股浓郁的廉价假酒的气味——那便宜极了,几美分就可以买一瓶。
 
Loki有一天被叫走了,Bucky记得。Loki给Barnes起的昵称叫Bucky。当时他根本不知道发上了什么,只是把怀表塞给了Loki,反正Loki喜欢,他就一直给Loki保管着。他记得Loki穿上了新的罩衫,软软的黑发也被梳在了脑袋后面,那天晚上,Loki没有回房间,第二天早上,他身边的空床也被一个新来的男孩子占了,他听说带走Loki的是Odin一家,大概也是庄园主什么的,一个和Loki年龄差不多的金发男孩带走了Loki。
Loki不是第一个走出大门和铁丝网的孩子,那扇牢不可破的门,也不会是最后一个。Bucky和新室友打了个招呼,他可能再也见不到Loki了,怀表就当纪念好了。——从那以后,Bucky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比如昏暗的走廊,一个人悬浮。
 
Tony给Thor递过来的一盘牛肉,“听说你弟弟要来镇上?”
“啊,是的”Thor把刀在手上转了一圈,稳稳地捉住刀柄,“我想啊……大概,他已经到了。”
“斑比还是不想见你?”
“是啊。。。。”
Steve插了一句,“为什么?”他不是常年待在镇上,最近才打算留在这里,所以还没听说过这个故事。
Tony的脸色一下变得讥讽而古怪:“你看到Thor无名指的那个指环了吗?他,和斑比求婚了——然后被捅了一刀。”
“Loki是领养的。”Thor飞快的补了一句,免得Steve脸色垮得太厉害。
Thor的语气也变得古怪,还带有一点点委屈。
 
(TBC)
 

评论(7)

热度(27)

  1. ThorCyrilkirtis.🌚🌚🌝🌝 转载了此文字
    Cyrilkirt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