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盾冬/锤基】The G/od is Shi*ting(二)

这篇文前我要唠叨唠叨。¯\_(ツ)_/¯
背景是1860年左右的美/国。主cp盾冬锤基闺蜜组(其他cp还没定,你们想看什么其他cp在评论里大声说哦)(●°u°●)​ 」
我不确定会不会坑,人多说不定我就会写完?(滑稽

我要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引:有人告诉Loki,他的朋友,多年没见到的朋友,在一个刨木厂工作,在一群黑人中间工作。他决定去南方去找他的朋友,Bucky。


——————————————————————————————




Sam记得,Wint来的那天是个冬天。天气阴冷,但迟迟没有下雪,当他们准备开工时,就看见一个新来的。他们不知道那个人站在那儿望了他们多久,他像是个流浪汉,头发凌乱搭在肩上,衣服上很脏,他又不像是个流浪汉,他被剪去的左袖下面有一条钢铁的手臂,他穿得很少,但看他一点也不会冷,他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但没人敢靠近他一步,——就冲他那条盛气凌人的手臂。

他是个年轻人,没有工作,站在离人群及远的地方,面无表情。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以前也没有人见过他,身穿工装的工人们一脸困惑,愤懑而排挤地看着他的背影“他怕不是叫Winter Soldier哦。”“

他简直像条流浪狗——嘿!他可是个白人!”“哪有白人来黑鬼中干事哦!”“瞧那条手臂和他的表情,咱们得把他扔进刨床里!”但是不一会儿,人们忘记了他——他们争着去挣二十五美分以便晚上去一次交响乐演奏会。他们回到了各自的地盘,呼啦呼啦地转动皮带,咣当咣当地开始干活儿。
没有多久,工厂的总管进来了。“给他派点活儿来干!”他对工头说。“他说他会用铲,那就去铲吧!那个木屑堆现在是你的了。”Wint一言不发,转身去拿起铁锹干活儿。工头被总管叫走了,不一会回来,“他没有名字。”“什么?”有人问。“他没有名字,那就叫那谁说的Winter Soldier吧!”
Sam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从没听过谁叫这个名儿的。”

所以新来的叫做Winter Soldier.
第二天早上,Wint又站在昨天站的地方,好像从来没有挪动过位置一样。他的机械手臂反射着令人恐惧的光芒。他好像就一直站在那里,从头到尾都站在那里,而且也没打算走开。他干活非常卖力,他用力地,缓慢地把铁锹插进那堆木屑中,仿佛在劈开上帝的头颅,然后他把铁扬起,重复他砍头颅的动作。Sam仔细看着Wint,他才发现对方板重的眼圈,冰冷的灰绿色眼睛。——如果他掇拾好自己,他一定是舞会上全镇姑娘的情人,他长的可真他妈好看!身材也真他妈诱人!
 
在Loki记忆的最深处,是他从小到大待着的地方。一个被一圈十英尺高的铁丝网圈起来的孤儿院。掉色的房屋,永远不会笑的大人,晦涩的窗户蒙满了灰尘。不远处永远冒着黑色浓烟的大烟囱把窗子染成煤灰的颜色,一旦下雨,煤灰便被冲成一道道深灰色的,浑浊的泪痕。他记得每天早上是由孤儿,年龄大些的孤儿轮流做饭,发焦的玉米糊,干涩的面包片,没有人吃得饱,也没有人敢说吃不饱:倘若早饭没有做好,食材被浪费,也不会有多的,人人都将挨饿。他是先到孤儿院的——被遗弃在了孤儿院门口的台阶上,他四岁,知道自己叫Loki Laufeyson.

Loki记得,Barnes来的那天是个夏天。
知道自己姓Laufeyson——念念不忘自己是没落的贵族家庭的孩子——的Loki在孤儿院里被孤立了,他回忆起他曾经精致的房间,绸质的衣物,他总能把孤儿院的微博衣物穿得如同节日盛装微不果腹的粗茶淡饭吃得如同世上佳肴,幼小的他,因为他的名字——把自己打造成了冷酷与孤傲的标志。在那时名字早已不只是代号,或别人呼喊你的用语,它在一定程度上规定了你的性格与未来,他被孤儿院的其他孩子孤立了。他睡在硬板床上,旁边是一张落灰的空床,很久都没有人住了。
Barnes来的那天是个夏天,他Loki坐在离玩闹的人群很远的地方,他安静地坐着。新来的男孩头发梳的极其平整。他衣服穿得极其服帖,他也根本不像个孤儿。他提了个仿佛木制的箱子,里面装了几件衣服,一只老旧的泰迪熊,一只怀表。院长介绍他叫做“James Barnes是新来的孩子。”Barnes住到了Loki的房间,Barnes对Loki笑笑,仿佛他丝毫不知道,没看出人群离Loki远远的。当然因为他也被人群隔得远远的——人都是排除异己的动物。Loki的房间很整洁,但阴冷潮湿。

他把粗布窗帘拉上,所以房间里几乎没有光线。当他按院长的要求把Barnes带到房间时,他走在前面,一句话没说——他保持着他对所有人一样的态度——冷漠而孤僻。当Barnes把衣物放到床边一个抽屉时
,Loki看到了那只怀表。
Barnes快乐大方,很快融入了孩子群中,而且女孩儿们争着和他跳舞。Loki和Barnes的交流却少得可怜,仅仅是“早上好”“今天天气不错”“···”他肯定也不少听到“别和那个Loki玩”“他是个讨人厌的异类”之类,Barnes却经常对他微笑。

但他Loki总可以看到,Barnes笑的眼睛后面掩不住的悲伤,哦,他其实是跟我一样的。
Loki永远记得,那天他父母把他放到孤儿院的台阶上,叫他别走,等他们回来,他从早上等到傍晚,他没有喝一口水,他问路人他父母——有名的Laufeyson夫妇的去向,答案是,他父母已逃出南方,向西方去了。他永远记得,来往的人群,毫不掩饰的嘲笑——“那小崽子没人要了!”,七岁的Loki坐在床上,他把抽屉拉开,看着那只精致的怀表,他被指针的走动迷住了。
正在看表的Loki以为Barnes今天不会回来,于是他才坐在床上,正大光明地看。

Loki听着走针转动的声音,少有人刻意,听手表指针转动的声音,在等第一次“嗒”与第二次“嗒”之间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你可以感受到时间像一条鱼一样在之间游动,漫长而孤独,你可以看到上帝在河边散步。Loki听到门“吱呀——”一声打开了,Loki慌忙地想关上抽屉,但Barnes已经看到了。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