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盾冬】夏日狂想曲(三)完结

*这是我午睡时梦中的一个脑洞,求勿考据~有点夏天一样的瑰丽怪诞,脑洞清奇,所以就叫夏日狂想曲。(原谅我起名废
*私设如山,不适请左上角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๐•̆ ·̭ •̆๐)

————————————————————————————————————————

(三)

Steve成了Rogers教授。虽然他之前从没想过要干这行。
Bucky则成了一小有名气的作家。他用笔名来掩盖自己的身份。所有人似乎早就忘了那些陈年旧事。
Bucky开始把头探出窗外和过路的商贩聊聊天。当然,他也每天和Steve隔着窗台亲吻,拥抱。

那天Steve讲完课,回家路过一个街角,隐约听到有人在谈论Bucky的陈年旧事。

当时城里人人失眠,猫和狗也在失眠。药店的安眠药被抢购一空,所有助眠的方法全都用尽,人们都睁着眼睛数屋顶上方,穹顶下方的星星。长夜把人们的眼圈染色。人们越发的想睡,就越睡不着,体力被一点一点耗尽,但是日子仍在向前行。那个夏天空气里漂浮了灼热的灰尘,生活在干燥的热浪中扭曲,模糊。终于有人受不了如荒漠般的困意,用碘酒在胸口圈上一个圈,在对着镜子开枪——

说话的是一个声音粗哑苍老的男人,听声音他已经不年轻了,一字一句透露出疲惫,与困倦。接过他话的则是另外的人们。
“你们还记得那个James Buchanan Barnes吗?”
“你是说原来那个,恶魔的儿子?哦,就是那个咒死了Johann Shmidt的?”
“不是恶魔的儿子。是son of bitch.”
“你们不觉得这次的大面积失眠和他,与外界有交流有关吗?”
“前几年我们成什么事也没有,对吧?”
…………那些陈年旧事再次传的沸沸扬扬,再加上各种添油加醋,仿佛Bucky本身就像一只四处乱滚的火球。疯狂而无知的人们被另一群疯狂而无知的人们煽动,到底什么是黑,什么是白?

人们计划放上一把火,烧死恶魔的孩子。

正好这个时候,Steve前些开会而开成静音的手机开始振动。他没有办法,匆忙离开,接了电话,匆匆往学校里赶——一个失眠的妹子晕死在了他的办公室门口。他得去看看。但他一直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出了学校门,他很远就看到惊人的火光与黑烟,但是当他艰难地跑回到那栋他很熟悉的,陈旧的小别墅时,Bucky还在睡。Bucky家的后院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那个淹没在疯长的树枝与长串的黄色风铃草下面的后院。他把陈旧的,带着重锁的木质大门撞开,看到后墙有条裂缝,浓浓的黑烟开始令房子里的空气变得稀薄,好在墙壁很厚,经得住。

他飞快地去摇Bucky,但他发现Bucky是在装睡,他很确定Bucky决定迎接死亡了。

Steve一瞬间眼眶就红了:“Bucky,听我的,拿着我的手机,你快走,你出了这个城就去东边,联系一个叫做Sam的人会……”

“不……You know, I cannot,我怕真的是与我有关——”Bucky顿了一下,直接带着哭腔吼了出去”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我不会走!你是不是想自己留在这里!”

“不,Bucky,我真的希望能这样做。如果我能回来,我们就去结婚,我爱你——但是如果我爱着你也算罪孽深重的话,我愿意为此而死去——你一定要相信自己。”

“NO!只有你在,我才觉得我活过来了!我不能没有你。I'm so tired.”

“听着——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再也不会。You know--I'll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Steve终于深深抱住男孩,亲吻他的Bucky“所以,马上,离开。”

Bucky第一次从窗户外向里面看。他听到周围混乱的人群有人喊着“Rogers教授在里面!”也有人喊着“恶魔逃走了!”
没人认出他,知道他,也没人再会那样爱着他。
他只看到Steve不动声色地坐在大玻璃窗前,身后火光熊熊,将他的脑袋映成铂金色。天在燃烧,天花板的一侧已经倾然而下。

废墟的残火一直蔓延到世界的尽头。

Bucky哭着大骂了一声”这个城里的其他人都该死!''
从此他失去了那种诡异的能力。这个世界只剩下无声的寂寞。

他终于找到了Sam,有了新的住所,房东自命不凡,表面刻薄但对他很好,甚至两人会一起看电影,一起读莎士比亚,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Bucky Barnes, 有着一个许多人都羡慕的工作,写书,收入不菲。大家都知道Bucky
Barnes是一个家境优越,有着完美的家庭与童年的作家。

他听说那个城经历了一场火灾,整座城无人生还。但他一直没有放弃打听Steve的消息,即使每一次都石沉大海。他最初也经常回去看,但是废墟永远废墟,寂寞无声,没人知道那些陈年旧事。

有人说,年轻有为的Rogers教授的死是这场大火最大的损失。他开始幻想那个困了他多年的房子的后院慢慢淹没在疯长的树枝与长串的黄色风铃草下面,但是可能再也不会有人隔着窗台和他接吻了。

他在一个夏天收到了Tony Stark的来信,那个商人希望他回到那个废墟一样的城,和他一起搞重建。

终于有人记得这个荒芜的城了。

Bucky终于释然了,终于有人知道他是谁了,他跑到酒吧里疯狂的灌酒,好像最初始的那个James Buchanan Barnes一样。他醉得不轻,胃部一阵绞痛,他开始笑,笑着笑着就哭了,他仿佛看到了青年的一头金发在余晖中被映成铂金色,仿佛要燃起来一样。他庄重地剪短了自己的长发,刮了胡子,打好领带——他最终回到了那栋陈旧的,有这烧灼痕迹的小别墅的废墟里。

有个人坐在玻璃窗前,坐在他曾经常坐的位置,看一本忘记还给图书馆的书——听见脚步声,那个人抬起头来。男人有着他熟悉的嗓音,熟悉的面庞,熟悉的金发,但是眼角多了一丝沧桑。
他用Bucky熟悉的方式问候对面泣不成声的人:“欢迎回家。”






















(你认为完了吗?⁽⁽◝( ˙ ꒳ ˙ )◜⁾⁾)



























(不可能啊……ヽ(`⌒´メ)ノ 我还没搞事呢。)
























Rogers夫夫重新装修了他们的房子。
这里也更名为复仇者小区。
“我有一个朋友想住过来,我想把我那栋卖给他。”Steve拿着园艺剪开始打理他和Bucky的院子里的玫瑰花。
“行啊,他叫什么名字?”
“Thor,健生房里认识的。人挺傻挺耿直。”
Bucky脸色一下就变了。“你是说奥丁家的那个?”
“你认识他?”
“他男友,他法律上的弟弟,是我的闺蜜,我曾经的房东……”
他对Steve露出了一个见了鬼的、勉强的微笑。

(感谢读到这里的人)

END ————————————————————————————————————————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