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盾冬】夏日狂想曲(二)

*这是我午睡时梦中的一个脑洞,求勿考据~有点夏天一样的瑰丽怪诞,脑洞清奇,所以就叫夏日狂想曲。(原谅我起名废
*私设如山,不适请左上角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๐•̆ ·̭ •̆๐)

————————————————————————————————————————

(二)

当年James Buchanan Barnes在看到Steve的第一眼时,在心中赞叹怎么会有长的这么耀眼的人。青年的一头金发在余晖中被映成铂金色,仿佛要燃起来一样。第一次,他退缩了,第二次Bucky这个昵称让他浑身一震。

在父母去世前,他就被家人“鹿仔,鹿仔”地叫。但是他默许了Steve。他终于见到了一个人,一个不怕他的人。——多年的沉默中,他都快要把他犯下的“罪行”当真了。他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一个人哭,他甚至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四周都只有他的声音。他尝试对着镜子笑一笑,但是嘴角根本翘不起来。
然后他见到了一个名叫Steve的天使。

日子随树枝和长串的黄色风铃草一起疯长。每天Steve放了学就会到窗边来。他会带上老师布置的essay到窗台上去写,他搬了一个凳子。他已经足够高了,每天锻炼的身材也棒极了,全校的女孩,甚至有些男孩都为他的大胸窄腰倾倒。再后来,先是Steve参加了父亲的葬礼,后是母亲的葬礼。

时间久了,人们也会慢慢淡忘,每天升起又落下的太阳埋葬那了个困在一个房子里的孤独的灵魂。没有人再提过James Buchanan Barnes的名字。
城里太平,没人会记得那个恶魔的孩子。
人是善于遗忘的动物。

每天Steve会给Bucky讲外面发生的事,他上的课。有时他会给Bucky带上一些自家下午茶时的小点心,他也摸清了Bucky对甜食的爱。甚至他会帮Bucky用自己的名义在图书馆借书。他还会在晨跑路过花店时,给Bucky捎上一束鲜花。别人知道Steve有一个宅家的挚友,但从来没有人知道那是谁。一年,两年,三年,他们都已成年。

当Steve收到他心仪的大学的通知书的那天,他常去的窗台上多了一束新插的,鲜艳的大丽花——和荒芜的院子,陈旧褪色的砖墙格格不入,但是那样美丽动人,

偶然,一个傍晚Steve问起了Bucky的陈年旧事——彼时他们一人坐在窗内,一人坐在窗外。
天色有些晚了,但夏夜依旧很热。不知谁家的夜来香散发了阵阵幽香。
“Hey, Bucky 我听说过某些事,那是真的吗?”他根本不需要指明是什么事。
Bucky手中的红茶杯在空中停住了。时间被冻住得厉害。半晌,他才憋出几句。

“……我不知道。我没有,不……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这么多年来我只和你说过话……我再也不会了。”天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下去,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有些模糊。空气潮湿而温暖,四周灼热的灰尘有些暧昧。

他听见Steve轻声说“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再也不会。You know--I'll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他闻到自己和Steve身上的热汗的味道,夜晚的味道,还有远处的夜来香的味道。
Bucky第一次把头伸出窗外。还有他的双臂,他抱住Steve的脖子,在黑暗中,他们亲吻在一起。

但是他最终也没有离开那栋陈旧的小别墅。

(感谢读到这里的人)
TBC————————————————————————————————————————

*求太太们轻喷,小天使们多多评论啊~( ・᷄ὢ・᷅ )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要把他们隔着窗聊天的情景画下来ᕕ(ᐛ)ᕗ(bu这是个flag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