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盾冬】夏日狂想曲(一)

*这是我午睡时梦中的一个脑洞,求勿考据~有点夏天一样的瑰丽怪诞,脑洞清奇,所以就叫夏日狂想曲。(原谅我起名废
*私设如山,不适请左上角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๐•̆ ·̭ •̆๐)

————————————————————————————————————————

(序)

Steve路过那栋陈旧的,有这烧灼痕迹的小别墅时,Bucky还在午睡。夏天的空气潮湿而闷热,皮肤上渗出盐粒一样的细汗,空气体现出一种咸腻的质感。Bucky歪躺在床上,头发披散而杂乱,被子胡乱的缠搅在他两腿之间,身体一阵一阵上下起伏。柔软的像一条鱼。他没有拉紧窗帘,Steve看见他曾经送给Bucky的一盆薄荷长的茂盛,未经打理向外漫长,绿的仿佛会流出水一般。

Steve夹紧了手中的文件夹,往学校里赶。
他在大学里教书。

James Buchanan Barnes曾经是Steve的邻居,但是在某件事以前,Steve从来没有见过Bucky走出过那栋别墅。

(一)
当年他搬到这个城,他就听别人讲过James的陈年旧事——
他曾经是个特别讨人喜欢的男孩,家境富裕,长着漂亮的脸蛋,有着棕色的、柔软的头发,绿色的像猫一样的眼睛时常湿漉漉的。他特别爱笑,女孩们都很喜欢他。他也像普通的男孩一样玩闹,打架。直到他父母的意外车祸,James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有了某种能力。

Johann Shmidt,杂货店的老板嘲笑独自一人去买东西的小James父母双亡时,小James捏着小拳头,情绪激动地回敬了一句:“我真希望你今天出门被车撞死!”
当天下午 ,Shmidt先生就在一场车祸里永远的离开了。

天真的孩子偶然暴露了自己的秘密,甚至他也没意识到,小James被吓坏了。Shmidt的死被传的沸沸扬扬,接连而至的是欺负James的混混酒精中毒而死、偷James家东西的小偷摔死、某位太太家的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件事,并且把他和死者联系起来。人们在路上把惶恐的目光投向小James,,但是当那双绿色的,湿润的眼睛看向他们时又急急避开。

“那个男孩,是魔鬼的孩子……”
“乖乖,在学校别和那个男孩说话,他会给我们带来不幸。”
“走开!滚回你家去!”
小James发现这个世界变得陌生了,这不是他的错,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只是害怕。原来大家的喜爱全部变成厌恶和恐惧……
学校的老师同学用一种奇异而厌恶的眼神看向他时,James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但是没人安慰他,走近他,没有人会相信魔鬼的眼泪。仿佛他的每一言每一行都如同一只四处乱滚的火球。

离开,远离人群总是最好的选择。

他不再上学,不再和别人说话,不再离开他的那间房子。
他只能读他父母留下的一房间的书,作为消遣。
每天有人把一些面包,水和牛奶放在他家门口,偶尔会有一两个水果,或者一些简单的衣物。放下东西后人们不会停留,匆匆离开——带着他们的恐惧。没有人和James聊过天,也没有人见过他,James的邻居早就搬走了。他所在的房子,终于被叫做“鬼屋”。
他家的后院淹没在疯长的树枝与长串的黄色风铃草下面。小James在沉默中慢慢长大。他的头发也慢慢长了——他偶尔自己随便剪去。

在Steve十五岁那年,Rogers一家搬到了”鬼屋”边。听说了James的陈年旧事后,Steve好奇地,鬼使神差地,在傍晚背着家长敲开了领居落了许多层灰的窗。Steve有些矮,他搬了一个小凳子才够到窗。他敲了三下,没有人。他再次敲窗,五分钟后,一个穿着黑色长袖衫的青年拉开了厚重的窗帘。房间内和房间外一样昏暗。隔着一层灰,Steve看的不真切,大概青年脸色清冷苍白,有着很重的黑眼圈,消瘦而阴冷。窗外是夏天,玻璃窗内是冬天。窗内的青年看了他好一会儿,又拉上了窗帘。

十五岁的Steve一夜未眠。
第二天傍晚,Steve再一次敲了那扇窗,并且把窗子擦干净了。青年穿的还是一件黑色的长袖。Steve想把窗户拉开但是发现窗被锁了。他不记得他是如何让James把窗打开,只记得自己傻里傻气的介绍后,青年冷漠的声音——”James Buchanan Barnes”他说。完全隐藏不了他的小奶音。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说的第一句话。他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声音。

“那我就叫你Bucky吧。“

Steve一瞬间仿佛见到了天使。 

(感谢读到这里的人)
TBC————————————————————————————————————————

*我自认为我一直都很有良心(bu
所以肯定不会弃坑啦,但是这篇长短我也不清楚,我万分期待明天午睡的梦。
*求太太们轻喷,小天使们多多评论啊~( ・᷄ὢ・᷅ )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