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叉泽/德哈/盾冬
长弧中,不定期疯狂诈尸。

【TL/瑟莱】身份1996(中)

上一章戳这里


*上个世纪欧洲paro非父子
*暗戳戳致敬米兰老爷子
*三章的短打,建议配合bgm《斯卡布罗集市》
*求勿考据~( ̄▽ ̄~)(~ ̄▽ ̄)~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天他收到了同样字迹一封信,那是一封长长的控诉。
【昨天,早上九点四十分,您比平时更早的出了门,我跟着您的车,在一家洗衣店门口停下了。店主一定认识您,他笑的很快活。我很喜欢您笑起来的样子。我可以隐隐约约闻到您身上的皇家橡树。但我觉得是不是恩底弥翁更适合您,它们来自同一品牌,虽然较为小众,想必您一定不陌生。】
莱戈拉斯笑了,他感到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他当然知道那款香水,温柔的一塌糊涂。他开车去买了一瓶恩底弥翁,然后回到家,他把信封撕碎扔进马桶冲走,然后把信纸压在一堆陈旧的实验数据下面。当他盯视了他的文件好一会儿,转过身去,瑟兰迪尔已经伫立在门前。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把领带取下来,“我猜他有佛手柑,薰衣草和鼠尾草。”
莱戈拉斯笑着:“很好闻吧?才喷不久,这是前调”
“接下来是天竺葵,咖啡……”
“猜对了,然后?”
“最后……”
“有点难吧?”莱戈拉斯脸上笑意更浓。
“岩兰草,肉豆蔻,小豆蔻,黑胡椒,麝香,檀香,熏香,皮革……”
“你漏了乳香和没药。但还是很棒了。”说着他在瑟兰迪尔嘴上咬了一口。
他从来没有那么热情地和瑟兰迪尔做过爱,在他彻底晕过去之前,昏黄的灯光中,他看到了那瓶放在桌上的香水。
 
莱戈拉斯开始注意家周围的建筑,在街角有一家小酒馆正好可以看都自己的卧室,或者一家售苦艾酒的咖啡店,老板卖着着整个欧洲最好的白兰地。谁在监视他?又是不是在监视他?是上帝吗?为什么要监视他?那个人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只是单纯的调/情吗?一股别样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在小时候他的母亲告诉他,他做的所有事上帝都看在眼里,他不仅没有收拾他的房间,甚至故意往床下丢臭袜子,他做一些本不该做的事,并对上帝对他的监视感到得意。他享受那种羞/耻感。
他笃定的认为那人绝对不是在监视他,或者监视的不是他,他把之前收到的信拿出来读了两遍,没有一句冒犯的话。手边的香水闪着奇异的光,现在,瑟兰迪尔对着瓶香水表现出的喜爱最好的一种情况。
 
第三天,他走出门,收到了第三封信。
“您今天似乎格外在意街边的小酒馆,路过您的时候我闻到您身上的恩底弥翁。您真的很美,它真配您。不知道一直走在您身边的那位先生是否这么夸过您。他像一位长辈一样爱您是吗?您不会认为这样的爱会让您别扭吗?我想他会这么想。”
莱戈拉斯内心有些冒火,他下意识地为瑟兰迪尔辩护。他当然爱瑟兰迪尔,并且有想强/占对方的欲/望,但他希望有自己的空间,比如可以一个人和同事去射击俱乐部什么的。大概爱却是把它挤得太紧了。他当然希望自己在小酒馆里坐着的时候,手里的啤酒不会被换成苹果汁。啤酒上的那层泡沫就像海浪的白花一样然人感到舒适。他照常撕掉信封,冲掉。他同时发现他的实验数据被动过了。最上面一本摆放的方向是反的。
 
瑟兰迪尔早上走的比自己早,和巴德去打高尔夫了。现在他是先回来的那个,落地窗半掩着,家里面其他东西都没有被动过。莱戈拉斯沉默了,但他绝对不讨厌这种感觉。他把卧室的窗帘拉开,只留下一层薄纱,本来是深蓝色的光晕的房间突然变得光怪陆离,白纱外面是红砖墙和绿树,还有阳光照进房间的黄色光辉。
莱戈拉斯坐在这一片光辉之中,他开始仔细地对比来信的字迹,随着信件的接连而至,他越来越无法忽视他们的存在,。即使通信者什么也不需要,什么也不要求,什么也不坚持。莱戈拉斯发现信件里从头到尾都紧紧围绕他自己,那个通信者眼中的他自己,他根本没办法知道对方的生活、情感、欲/望,甚至没办法与对方回信。他感到无比疲惫,感觉自己像老了十岁,他决定瞒住瑟兰迪尔,继续瞒瑟兰迪尔。他做了这个决定后感到更加疲惫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感觉过。
他想被瑟兰迪尔亲吻,拥抱,他希望瑟兰迪尔马上出现,抱住他,告诉他他是谁。
他随手拿了一本书,是圣经。他随手翻开一页,“众水要淹没我,我陷在深淤泥中,我感到无处立足,我到了深水中,大水漫过我身。”
 
这些信自始至终都是出自一个人之手,字迹有些潦草,有些向左的倾斜角度,他甚至怀疑通信者为了隐藏身份而用左手写字。左手写字……他越想越可怕,真是太可怕了,可怕得让人受不了。他隐约记起瑟兰迪尔左手写字的样子,还有常年戴在右手上的表。……他不知道瑟兰迪尔的惯用手其实是左手,虽然他平日里都用右手写字,瑟兰迪尔写了一手好花体。
莱戈拉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那个熟悉的他自己了,他开始惊恐。瑟兰迪尔不仅知道他保留了‘别人的信件’,或者是在试探他?或者说他现在在试探瑟兰迪尔?他是真的陷进去了吗?早就没有了隐私和自由?
 
他在幻想什么?一个写信的陌生人?或者更多?
莱戈拉斯看着窗外的光怪陆离,有点想哭。
 
他很快的冷静下来。敲开了一家笔记研究所的门。
他把瑟兰迪尔平时写的信件和匿名信一同递给对面的人,抬头,是那个海边旅店的前台小姐。莱戈拉斯惊呼:“那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
小姐把头抬了起来,并把信递回他面前,仿佛想让他看得更清楚一般——瑟兰迪尔的字和她的脸。她看着莱戈拉斯蓝色的眼睛,微笑:“这当然是一个人的字,我很肯定,只是左右手的区别。您看这个f,a,o.”
 
(感谢读到这里的人)
TBC————————————————————————————————————————
求评论求粉~
请回春天我六月更\(^∀^)メ(^∀^)ノ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