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TL/瑟莱】琴费斯(五)完结篇

(五)
*现代paro非父子
*这章是最终章了ꉂ ೭(˵¯̴͒ꇴ¯̴͒˵)౨”
*求勿考据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莱戈拉斯觉得有点冷,他突然希望瑟兰迪尔在这里。

繁华的小市场,错落的街道上拥挤的人群,各种小商店的门面闪烁着各种光怪陆离的颜色。酒吧放着吵闹的音乐,女人扭动着腰极尽引诱之势,周围空间一片霓虹,亦或是暖黄色的灯光——莱戈拉斯还是喜欢被阳光照耀的感觉。
一个趴在栏杆上喝啤酒的颓废大叔看见路过年轻人,大声地招呼他一起喝酒,隔着木质的脱漆的栏杆递上一根烟和打火机。
莱戈拉斯学着别人的样子把烟点上,始终都没有抽一口。天越来越黑,地面与天空的对比越来越鲜明,点燃的一根烟在黑夜中露出一点猩红。里边有个流浪汉,歪倒在长椅上,身上盖了张报纸,手中拿着啤酒的空瓶。
乞丐微微抬头,失焦的眼看了莱戈拉斯好一会儿:“今天会下雨啊……”

莱戈拉斯不讨厌这样的氛围,但也不喜欢。原来阿拉贡和金雳经常带着他一起逃出学校玩。他总是在狂欢的场合中感到手脚麻木冰凉,阿拉贡会把他扶回宿舍,以为他是闻到酒味就醉了……
事实上也差不多,他因为这样的气氛而窒息晕倒,他知道自己和这种气氛泾渭分明,他不从那个世界来,也永远不会去往那个世界。
莱戈拉斯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走,——他在现实和记忆的边缘游走,他回忆和父母过去的日子,射击俱乐部的宽阔靶场,他知道新生活开始了,他一直明白过去的终将过去——他必须打理好自己的过去但他总觉得不爽,无厘头地开始在心里暗骂瑟兰迪尔的独裁,他骂的莫名的特别开心,喜形于色。
他开心到径直拧断一只醉汉伸向他的,充满体臭的胳膊。

然后他在橱窗的玻璃上看到了瑟兰迪尔。不是很清晰,但确实是——身高证明。
感谢上帝瑟兰迪尔看不见湮没在人群中的自己……
“shit!我忘了外套上装了定位!”莱戈拉斯把外套拴在路边一棵树上,再一次混进了人群中。“万恶的资本主义!”他忘了自己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之一。他有意躲着瑟兰迪尔,并从这个游戏中感到快乐——久违的真心的快乐。
他至少要让瑟兰迪尔多找他一会儿,多担心他一会儿。

莱戈拉斯绕进一条小巷,有一家书店,他问了问肥胖的老板自己所在的地方——然后熟练的抄小道、飞奔、翻墙、完美避开所有监控跃上了阿尔温房间的阳台,动作轻盈的像一只猫。瑞文戴尔小区的治安一如既往的差——阿拉贡也在,看到莱戈拉斯他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震惊再变成了震悚——“莱戈拉斯!?”
“抱歉打扰你俩的二人世界啦~不过你有意见?——我来你这里玩玩。”
“你和瑟兰迪尔叔叔吵架了?”阿尔温放下了手机,“莱吉,很少看你这么狼狈哦~”
“哪有!”
“来吧来吧莱戈拉斯,我们聊聊……”阿拉贡嗓子有点哑,他缓了缓情绪。“你对瑟兰迪尔……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我觉得这不单单是恋父或恋叔就……我想说今天你最好不搪塞我。”
莱戈拉斯坐在阳台的栏杆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他挑了挑眉——
“well,你今天最好别跟我提那个老流氓,我不爽的很!他专横到了一种什么地步?每天要监督我喝牛奶!今天他本来打算和我一起收我父母遗物——我就是很不爽然后就跑出来了!我想要一点自己的空间诶!我不想吃蛋黄啊,煎蛋的时候好歹要把蛋黄分出来啊!冷漠专横——活该他奔四了还单身!……”莱戈拉斯人生第一次这么文思泉涌。

也许是莱戈拉斯声音大了一点,楼下埃尔隆德听到这个形容发际线一抽。
瑟兰迪尔压低声音微笑地问老友要一杯黑俄罗斯人还是一杯白俄罗斯酒,埃尔隆德觉得那更像是冷笑——黑俄调和了咖啡糖浆或力娇酒甜味柔和,但本质伏特加猛烈,酒精含量极高。白俄就是在黑俄上加了一层奶油而已……瑟兰迪尔毫不客气地占用了老友的水吧吧台,听着扩音器里莱戈拉斯的咒骂,这本来是埃尔隆德为了自己女儿装的窃听器。“老秃子,还是说你要喝一杯马天尼?摇匀的martinis?”
埃尔隆德马上听出来瑟兰迪尔的意思:摇匀的马天尼酒可以令酒内的抗氧化剂更活跃,帮助人体抵抗癌症,减低心脏发病的风险,并使老化的速度减慢……

当莱戈拉斯翻过小区墙的一瞬间,埃尔隆德就给瑟兰迪尔发了信息——如果不发他多半会秃,然后后者在五分钟之内准时敲开了他的门——正好就对上莱戈拉斯大声诉说他的不满……

瑟兰迪尔在古典杯中放下几块方糖,滴苦精4滴,加苏打水,用吧叉匙压碎方糖,在杯上拧上柠檬,抹香杯口,放入杯中。加冰块和波旁威士忌,用吧叉匙轻搅,最后加上樱桃和柳橙片。然后调一杯琴费斯——用小摇杯装上冰块,量琴酒,柠檬汁,莱姆汁和糖水,倒入,摇至外部结霜,将摇杯连原料带冰块一起倒入高飞球杯,加苏打水至8分满,用吧叉匙轻搅。夹柠檬片于杯口,放入调酒棒,置于杯垫上。他调酒的姿势优雅极了,行云流水中透露着一种霸道气息。
他让管家把酒端上去,两杯古典酒给阿拉贡和阿尔温,琴费斯给莱戈拉斯。然后给他和埃尔隆德来一瓶10年的波尔多。
“阿拉贡应该庆幸你没给他调一杯教父。”埃尔隆德评价到。
“我在想怎么把那小子劝回去。瑟兰迪尔解开了衬衫领口的扣子。
“原来你还会劝人?”埃尔隆德发际线再一次抽搐了。

莱戈拉斯看到那被琴费斯脸都青了……阿拉贡也明白了这三杯酒的含义,他默默地看向自己的基友,和阿尔温碰了碰被,把杯中酒一饮而尽,露出猥琐的笑容:“祝你好运。”然后拉着阿尔温下楼去了。
莱戈拉斯看着那个独裁又专横的混蛋出现在门口:“玩的开心不?你自己走还是我抱你去下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阿尔温她爹。”
“well……”莱戈拉斯觉得眼前有点黑,但是他想这次一定要不要脸一回,“所以你都听到了?听到了就给点表示啊?”
“说……”
“一,父母房我自己收拾;二,一天最多一杯牛奶!三,我不吃蛋黄;四,我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你别跟着;五……我还没想好。”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莱戈拉斯喝掉了那杯琴费斯。

像第一次一样,莱戈拉斯在一片浓郁的杜松子味中感到天旋地转。他仿佛置身于一片浓密的树林,林间偶尔的空地上铺满了阳光一片细密的浆果丛上面,长满了杜松子,那是泥土和森林的味道,清新而明亮。
和第一次不同,他没有倒下,而是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中——他被打横抱起,抱到瑟兰迪尔的车上,抱到家中,抱到床上。他们终于睡在床的同一头——
迷迷糊糊中莱戈拉斯被彻彻底底地贯穿,生命最柔软的地方被人触碰,瑟兰迪尔亲吻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他在酒精的作用下也热情的迎合,呼喊对方的名字,他真的彻底晕过去。
全是一杯琴费斯的错。

周六的早上,莱戈拉斯在一片阳光中醒来,风吹起窗帘,阳光从窗户里爬出来,莱戈拉斯感受到阳光已经成为他身体里的一部分,他翻过身主动亲吻身边男人棱角分明的脸,然后被按住,湿热柔软的东西划过上颚,夺走他最后一点氧气……
身体仿佛要散架的疼痛提醒着他昨晚两人疯狂的做/爱,他的脸又有点泛红。
“瑟兰迪尔……下午我们一起去看家具吧……你不是要重新装修你的三楼吗?”
“等你起得来床再说。”
“那你要先把我们院子中间的墙给拆了。”
“好。你说了算……”
“瑟兰迪尔……第五我想好了。毕业了你要陪我出去长途旅游一年!”
“好。”

阳光在新的篇章上尽情舞动。
END
————————————————————————————————————————
没错我就是不开车😂
终于结束一篇了ꉂ ೭(˵¯̴͒ꇴ¯̴͒˵)౨”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