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TL/瑟莱】琴费斯(四)

*现代paro非父子
*这章不太甜( ・᷄ὢ・᷅ )(但是是为了下一章的更甜
五发的短打
*求勿考据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莱戈拉斯。我在想,等你这周五回来,我们要不要找人,或者是我们自己把你的房子好好收拾一遍。”」

莱戈拉斯仔细想了一下瑟兰迪尔的话,当时他并没有怎么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他总觉得要把回忆给好好的收拾干净,对他来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该死的上帝!这真是糟透了!

每天早上瑟兰迪尔照常纠正莱戈拉斯毫不检点的衣着,给他穿上合身的衬衫和外套,每天督促着他吃早饭并在莱戈拉斯的强烈抗议中让他喝下一杯热牛奶,开始打理公司一天的事物,晚上两个人睡在床上,一头一尾。
睡前瑟兰迪尔总是会给莱格拉斯调上一杯没有酒精的鸡尾酒,颜色绚丽。

时间在亲吻和情话中过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周末,那困扰莱格拉斯整整差不多一周的问题。一周里面,瑟兰迪尔也经常跟莱戈拉斯谈到打扫这件事——这让他感到压力更加巨大。

莱戈拉斯坐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他手上拿着书,但思维完全不在书上,他看着从窗户透进来的一点下午的阳光,在书页上跳着舞。
……那是个古老的比喻。
真的要把过去搁置在一边,然后和一个,刚刚才开始谈恋爱,但是对自己很好的男人,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吗?这样的话会不会太冲动和莽撞了?说实话,他觉得有些时候瑟兰迪尔,太过绝对和自作主张,阅历和年龄带来太大的压力,都是莱戈拉斯真的希望能拥有自己真正的空间,但是他却忍不住的想依靠在瑟兰迪尔身上。

莱戈拉斯喜欢瑟兰迪尔的唇印在他的唇上的感觉,一种湿漉漉的暧昧,他迷恋着对方宽阔的胸膛和稍微有一点粗糙的手掌。他爱他,命运可以证明。但对于一个19岁20岁的青年人来说,自由和年轻的放肆、冲动又是另外一种割舍不掉的快感。

这个周末莱戈拉斯要和瑟兰迪尔一起清扫他的房子,很久都没有打扫过的房子。
首先他拒绝了瑟兰迪尔的提议,找保洁来打扫,他觉得这些东西他必须要自己动手来收拾。他也一点也不打算彻彻底底的把他父母的衣服搬到一个角落里,或者怎么着,他总觉得像现在这样的话,就感觉他父母还陪伴着他一样。

三楼和阁楼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人了,甚至连声音都不会有,为了不打扰里面的鬼怪幽灵什么的,——莱戈拉斯一直相信里面住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寄宿者,他敲了两下门,然后等了一下才打开了道门,瑟兰迪尔先拉开了老旧而脱色的窗帘,强光一下子让这个很久都没有光光临的房间,变得刺目而突兀。房间贴满泛黄的墙纸,里面布满的灰尘,空气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的霉味,木质家具从一角开始腐坏,角落里面还有了蜘蛛网,银色的丝线在透进来的光里显着诡异而单薄。
……充满了回忆。

「莱格拉斯你看爸爸这里,阳光,会在纸页上跳舞,就像在旋转一样,一个优美的芭蕾舞演员,想象……在一片湖面上,他踩在水上,水溅起点点水花,像珍珠和钻石般闪耀,阳光,赋予他们温暖的色彩……莱吉*,我来教你跳舞。感觉到你内在的生命的能量了吗?就像浪一样,它的奔涌而出……它像阳光一样喷洒……」
「莱吉,你喜欢这只流浪的柯基吗?如果你喜欢这只狗的话,把带回去养吧,你妈妈会喜欢它的,你看在雨中他全身都湿了……」
「莱戈拉斯,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一定,把我火化,然后把我的骨灰撒在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我想你和你妈妈都会高兴你这么做——撒在海里,树林里,公路上……我会和这里的土地永远在一起的,永生,我将永恒……」
该死,怎么又在回放这些老旧的画面!

…………那是莱戈拉斯的父亲,一个患病的教授,一个浪漫的诗人。当五十岁老人告诉莱戈拉斯,他将去马拉喀什的时候,莱戈拉斯就已经把这当做他生命最后的愿望了,一切顺利,老人病情也有所好转,一家人仿佛都沉浸在身的喜悦中,在回程的路上,空难发生了。……

“莱戈拉斯,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里面的东西给,清扫一遍或者是全部,腾到阁楼上,然后换上新的家具。”瑟兰迪尔顿了一下,他看出了年轻人的失神。“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不觉得这样会很好,因为嗯……啊嗯。反正就是不要。”
“你看这个,嗯东西能不能稍微收捡一下?我觉得……”
虽然瑟兰迪尔说话的声音都很平和,但是他还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那种久居高位的人居高临下看一切,仿佛高于一切的,压迫感。
“瑟兰迪尔,你真是个专横、顽固又独裁的混蛋。”
艰涩的音节,在莱戈拉斯舌尖,打了两个优雅的转。“虽然第二我想我需要一段时间再思索一下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它对我来说,意义可能会比较重大……”
莱戈拉斯把瑟兰迪尔拉出了房间,飞快地把门上了锁,然后,他揣着着一串钥匙,驰骑着自行车消失在门口。莱戈拉斯,拥有着自己特别的雷区,他很容易在这种问题上失控。
瑟兰迪尔看着年轻人金色的马尾在门口一闪而过。

莱戈拉斯一个人走在傍晚的街道上,他很悠闲,把自行车停在了一棵树下,鬼记得那是一棵白杨还是一颗橡树,也很适应这份孤独——这是假的,他忘了自己的手机——放在餐桌上面的,跑出来了之后,他累的要死,而且心里头有一团火,他莫名的烦躁。

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15年了,四岁的时候搬到这里,有许多只属于他和自己的父母,他和自己朋友的独特的秘密,他不想去收拾任何父母的遗物,因为每一粒灰尘都有自己的重量。
面对拥挤的人群,他有点束手无策。
“时光会随记忆一起腐坏。”莱戈拉斯忍不住在脑中蹦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他想着瑟兰迪尔说着这句话,那个温文尔雅的贵族,说着这句话,他忍不住去想他。油腻而汗腥臭的陌生人,充满毛发的手臂撞了莱戈拉斯一下,让他顿时清醒,并从内心感到不适。
或许他不该这样,他应该和这些陌生人一起欢乐地顺流而下,和这店里面通俗的唱片机放的通俗音乐,去酒吧里站着喝一杯啤酒,可能这样才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事——虽然他酒量极差。
或许他真的应该理清一下自己和瑟兰迪尔的关系,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天越来越黑,莱戈拉斯走得太远,人群让他对这座城市的记忆变得模糊,对道路的记忆也变得模糊。甚至忘了自己的自行车停在了哪里,哪一棵树下,天哪,鬼知道那是一棵白杨还是一棵橡树。或者那是一棵法国梧桐,还是一棵银杏,他,记不住了。

他觉得有点冷,他希望瑟兰迪尔在这里。

tbc
——————————————————————————————————
估计下一章就要完结了ꉂ ೭(˵¯̴͒ꇴ¯̴͒˵)౨”哇哈哈~
结局绝对绝对绝对绝对绝对是heꉂ ೭(˵¯̴͒ꇴ¯̴͒˵)౨”哇哈哈~
*:莱吉就是Leggy~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