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TL/瑟莱】琴费斯(三)

*现代paro
*领主今天发际线又高了系列( ・᷄ὢ・᷅ )
*甜甜的小甜饼(由pie maker 友情提供⁽⁽◝( ˙ ꒳ ˙ )◜⁾⁾
五发的短打
*求勿考据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瑟兰迪尔先生,我们谈个恋爱吧!”

门口的男人抓了一下湿发“好啊。”
莱戈拉斯落荒而逃,飞快地跑回了自己家。

第二天早上起来,瑟兰迪尔发现自己的门口贴了张便签条,浅黄色。隔壁昨晚刚刚表白的大学生已经去上课了,他的自行车没有停在门口,便签条上写了莱戈拉斯的电话号码和一句“早安”。
果然是个年轻人,莽撞地搞了事反倒自己害羞了。
瑟兰迪尔开车到了埃尔隆德的家里,埃尔隆德正在喝早茶。
“瑟兰迪尔你怎么来了。——不要飙车谢谢,把车听到路边别挡着别人虽然你开的是改装过的劳斯莱斯。……”
”老秃子,早上好啊。很高兴看到你没秃。”
“瑟兰迪尔你别笑,你笑着我瘆得慌。看起来你今天心情不错。”
瑟兰迪尔躺在了埃尔隆德的沙发上,霸占了主位,然后让埃尔隆德的管家去开了一瓶红酒,慢悠悠的说:“那个年轻人给我表白了。”
“就是那个周六见到过的那个吗?阿尔温的同学。莱戈拉斯?”
“啊,对,就是他。然后我还答应了。那天晚上我喝了点小酒,头有点晕,又洗了头,然后就答应了。不得不说他的花体字写的挺漂亮的。”
“你上次夸人是多久啊?20年前?”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埃尔隆德的脸再一次青了。
瑟兰迪尔想说的是,他觉得这个大男孩真的很可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男孩儿坐在阳台栏杆上,现场白皙的腿仿佛在阳光中融化,头发闪耀的像黄水晶一样透明。
瑟兰迪尔一直想着莽撞的年轻男孩,想着一定要把自己的新房子装上几扇多色的玻璃窗,让太阳光从玻璃中穿过来,形成诡异的绚丽。
而旁边的耳聋得只觉得今天的发际线又高了,他一定要让管家多去买几箱,生发剂。

莱戈拉斯骑着自行车回家,他很喜欢骑自行车,因为他觉得这样可以轻易看到路边上所有的美景。他几乎对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都熟悉,他知道哪条街上有最好的咖啡厅,哪个书店里藏着,上个世纪的奇幻小说,还知道哪条街上的花店里面卖的花最独特,甚至他曾经帮室友打听过哪家小酒吧里的龙舌兰最廉价却最浓烈。当然他自己只会喝柠檬汁,放一杯酒,在他旁边他都可以醉倒。。
黄昏的路边,路灯初亮,放唱片的老旧车子,放出通俗的音乐。
莱格拉斯今天很快的就回到了家,他看到瑟兰迪尔的房子里面灯是亮的,心中有了一点小欢喜。但好像自己家的灯也是亮的。多半是今天早上走忙了没有关灯,他推开自己的门,门没有锁。瑟兰迪尔坐在他坐的一只木质椅子上,手上端着一个红酒杯,“啊,你回来了,我刚刚想来敲你家的门,发现你不在,你早上估计走的是太忙了,没有锁门。”
成熟的男人穿了一件衬衫,领口扣子开到胸口,翘着二郎腿,对他微笑。
“我想在自家的屋子里面装几扇有色玻璃,所以说这几天可能会住在你家……我想把家里的三楼好好改装一下。”
“啊我家还没有收拾呢,只有我的房间住了人……”
“嗯?”
“我父母半年前空难去世了,……他们原来住在,嗯三楼,都没有收拾,还有地下室也很久没有,人去过了……二楼是……我的书房和我的房间,我也不经常打扫……”
“我很抱歉听到它。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住在你的房间——或者书房。”
“啊……我房间有点……”
莱戈拉斯想,让瑟兰迪尔睡书房确实有点不太好意思,毕竟他的身份肯定不低。
“我亲爱的小男友?”
他的犹豫被某人强硬地打断了。

阿拉贡听了故事的开头,本来以为莱格拉斯的恋爱路程是小傻白甜小清新,直到最后他才发现莱格拉斯,刚刚和瑟兰迪尔谈恋爱的第一天,两个人就睡一张床了。
用莱格拉斯的话来说,就是要活得像个男人一样直球……
虽然是一个人睡床头,一个人睡床尾盖的两床被子,睡的两个枕头,但是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的体型差确实让莱戈拉斯感到压力很大。他老老实实穿了一件合身的白色背心,没有像往常一样穿宽松的衣服,手上拿着一本书,他却忍不住的像一个普通青年人一样,看到瑟兰迪尔下半身的尺寸,然后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谈恋爱。不自觉的他的脸又红了,他赶忙背过身去。
瑟兰迪尔从莱戈拉斯洗澡,把他堵在门外面,然后把门锁的死死的,听声音好像还拉了一个椅子,堵在门口就知道青年人害羞极了。他在手机上看着股票,床头阅读灯光映在年轻人的脸上,瑟兰迪尔看到年轻人的脸红极了,他忍住了没有打趣他。真是太可爱了——竟然穿的是浅灰色内裤。
睡前阅读真是个良好的习惯。
瑟兰迪尔还不知道年轻人的睡相极差,睡到一半会把被子给蹬开,跟他抢一床被子。

早上莱戈拉斯在闹钟声中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子全在地下,两条腿,正蹬在瑟兰迪尔的,胸上的时候,他彻底,炸掉了。
喜欢运动的他,小腿有着紧实的肌肉,勾勒出美好的曲线,但是皮肤却意外的白皙,蹬在瑟兰迪尔的胸上,那是一个宽阔的结实的胸膛,抬头看到瑟兰迪尔一脸玩味的看着他的时候,莱戈拉斯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在不熟悉他的时候,觉得那个笑容尊贵又高冷,熟悉的时候就觉得是个老狐狸呢?
“快去洗漱吧,不然要迟到的。”男人笑着安慰他。
瑟兰迪尔在厨房里面给莱戈拉斯做了Pancakes ,配上蓝莓和奶油,趁着大学生吃早餐的时候,把针织毛衫毛衣往他的白衬衫外面套。莱戈拉斯只有靠狂吃Pancakes来掩盖自己内心的不自在。
“瑟兰迪尔……我想我跟你谈恋爱,我绝对会胖!”
他已经彻底尽量把瑟兰迪尔当成一个普通的交往对象,而不是一个尊敬的长者了。
或者别人口中暴躁易怒傲慢刻薄的那个。
该死的上帝!他在心里骂道。
“那就要多做运动。”
瑟兰迪尔一本正经开黄腔。

瑟兰迪尔在他出门前给他头上印下一个吻,莱格拉斯感到这个吻让他非常的舒服,他的心情又不禁更好了起来,他终于能理解阿拉贡和阿尔温为什么要谈恋爱了……
爱情真的很像一杯酒,让人变得更加真诚,更加热情。

“啊,莱戈拉斯。我在想,等你这周五回来,我们要不要找人,或者是我们自己把你的房子好好收拾一遍。”
“嗯……好的。——下午……我会去图书馆,那就晚上见!”
莱格拉斯把头发拢在一起,梳成一个马尾,然后骑着自行车去学校了。
还不忘抛下一句话“今晚我要和阿拉贡他们一起打游戏哦~”



tbc
感谢读到这里的人
——————————————————————————————
床头床尾的故事是童年的回忆x黑历史啊……不同的是我把我哥给踹了下床😂😂😂。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