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ilkirtis.🌚🌚🌝🌝

Can anybody see me ? Can anybody help?

【TL/瑟莱】琴费斯(一)

新年新坑……
现paro,非父子,求勿考据
死党A叔真·慈父
求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瑟兰迪尔搬到新家。
那是一幢漂亮的房子,外墙的红砖显得有些老旧,宽大的平台向外延伸,尖顶的房子显得更具有古典的风味,拥有一个很大的花园, 但花园左侧的围墙却把这里割的有点突兀。

瑟兰迪尔在自己家的客厅改装了一个小小的酒吧,上面陈列了各种名贵的酒,烈酒,果汁,杯具,在黄色的灯光下显得绚丽夺目。不同的酒柜里陈列了需要不同温度贮存的名酒。安顿好一切之后,他走到阳台上,向四周望,今天的天空很美,隔壁阳台上,有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坐在木质的栏杆上,白腿摇晃,摇晃,摇晃,摇晃。
年轻人只穿了一件宽松的,不合身的白衬衣,还看隐约看得到衬衣底下,粉红色的内裤,有着和瑟兰迪尔一样的金色的长发,编了一缕,披散在脑后。
“你好,我的邻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差点摔下去!我最近才搬过来。”
年轻人笑得特别开心,毫不注意形象。
阳光把他的白衬衫照的有点透明。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耀。
他一定是个天使,瑟兰迪尔想。
“你好。”他回应。
瑟兰迪尔所有的气质和修养毁在了,这位邻居身上。
然后他开始懊恼,没有问到隔壁邻居的名字。

第二天早上,瑟兰迪尔是在巨大的爆炸声中惊醒的。走到阳台上,向左边俯视,就看到自己的邻居,用一瓶灭火器在喷灭厨房里的火。邻居注意感觉到有目光落在他的背上,抬头回望,露出了一张笑脸,“抱歉,把你惊醒了。”
瑟兰迪尔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需要我帮忙吗?”
邻居回答“不,不用,我自己搞的定。”
但他还是做了一个苹果派送给了邻居。同时在心里猜测这邻居一定是该死的英国人。
“你好,我叫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依旧没穿好衣服的年轻人惊呼“瑟兰迪尔你做的派真是太好吃了!”
“莱戈拉斯……周六我家有个酒会,很,嗯我希望你能来。”
“好啊,我可以来喝柠檬汁~”
这时候各色男第二还没有意识到,年轻人就像一只猫,是在他身边放一杯酒,他都能醉倒的那种。

当莱戈拉斯来到周六晚上的酒会的时候,他的脸就青了,他看到了,许多老头子,比尔博,埃尔隆德,索林,巴德,丹恩,甚至甘道夫,都在。全都是些大腕,他大概也明白自己邻居大概是怎样的人了。
他无所畏惧,我青年大学生偶尔发点文章赚点钱爸妈留下遗产有车有房管他是老总还是什么我过我的小日子——的小嘚瑟。
他和这些人不熟,但和他们的后代,那是熟悉的不得了。
他拒绝了死党打游戏的邀请,结果……他怎么跟他室友们解释。幸好今天阿拉贡去找阿尔温也没去打游戏。金雳要骂至少减少一半伤害,回去再揍他一顿就好。
“我不是想叫这么多人来的,埃尔隆德把我坑的。”身材修长的男人慵懒的倚在沙发里,手中拿着一杯名贵的红酒。瑟兰迪尔冷冷的让那边的人们依次坐在长桌上。他压低声音给年轻人说,“这酒他们不是白喝的。”
埃尔隆德?听起来很耳熟。
然后他把杯中的酒饮完,到吧台那里去调酒。

然后,有人走了进来,是阿拉贡和阿尔温,莱格拉斯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希望了。

“那个……不是阿拉贡的同学吗?他怎么在这里。”埃尔隆德感到自己的发际线又高了。“没想到你还有恋童癖?”
“那是我邻居。是你有恋女癖吧,可惜她和那个不洗头的小子跑了”瑟兰迪尔冷笑着的把调好的烈酒递给巴德。“来我这里喝一顿你打算给多少?”
埃尔隆德转过身去找女儿。
接过酒的巴德,觉得这杯酒特别的冰。

“莱戈拉斯,你怎么在这里?”
“啊?阿拉贡你怎么在这里……我最近新搬过来,邻居瑟兰迪尔先生邀请过我过来喝一顿……”
“那个瑟兰迪尔是阿尔温爸爸、我养父埃尔隆德的老朋友…被形容的是……美x帅的像从油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但是却暴躁吝啬古板刻薄记仇……虽然我一直没见过。”
“帅……确实挺好看的,但我们说的真的是一个人吗?他还送了我一个派,和我一起收拾了厨房啊。”
“这就是你被赶出学校宿舍的原因(炸厨房),但是真的是一个人吗?!”阿拉贡想起了自己养父被瑟兰迪尔先生冷笑支配的恐惧,至少可以从他们通话中看出。
阿拉贡突然想起莱戈拉斯某次宿醉后对他和阿尔温坦白的性取向……事实上当时莱戈拉斯只喝了一口。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阿尔温,阿尔温迅速get到了阿拉贡的意思“瑟兰叔叔其实人还不错啦,至少对我还ok……但是leggy你不会是在和瑟兰叔叔谈恋爱吧?他都可以当你爹了。”

“没有啊,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啊。”
莱戈拉斯回给自己死党一个无所谓的微笑。有个爹也不错嘛。
身后瑟兰迪尔递给他一杯'gin fizz*。
“我想你应该可以接受琴酒……”男人转身前抛下一句话。
在阿拉贡惊恐的表情中,莱戈拉斯喝掉了这杯酒。
在埃尔隆德见鬼的表情中,瑟兰迪尔回了他一个冷笑。

莱戈拉斯在一片浓郁的杜松子味中感到天旋地转。他仿佛置身于一片浓密的树林,林间偶尔的空地上铺满了阳光一片细密的浆果丛上面,长满了杜松子,那是泥土和森林的味道,清新而明亮,庄严的森林。
他想起了瑟兰迪尔的脸,像从古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
他在阳光中起舞,旋转,倒下。

tbc
感谢读到这里的人

—————————————————————————————————————————————
Gin fizz:琴费斯(金菲士)
一种低调而经典的美国费斯酒。一般是用琴酒(金酒/杜松子酒)调成。也可以用其他基酒来替代琴酒调一杯费斯(Fizz),比如说伏特加、兰姆酒或龙舌兰酒。琴费斯是所有费斯酒中最有名的,调制时总是用调酒壶加了冰块一起摇成。
世界上的金酒名字很多。荷兰人称之为Gellever,英国人称之为Hollamds或Genova,德国人称之为Wacholder,法国人称之为Genevieve,比利时人称之为Jenevers…… 美国金酒为淡金黄色,因为与其它金酒相比,它要在橡木桶中陈年一段时间。美国金酒主要有蒸馏金酒(Distiled gin)和混合金酒(Mixed gin)两大类。通常情况下,美国的蒸馏金酒在瓶底部有“D”字,这是美国蒸馏金酒的特殊标志。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