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

明与暗都源于光。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十)

1.完结篇。
2.会有番外。
3.微包莺包,石青。
4.第八章是肉。。只是有效的链接在评论里。。




-(十)
时间从未变过。
只不过是人在扩大自己的悲喜而已。
当然时间不会变老,只是人心会变老。
又或者说,年轻是一种生命的力量。

一期一振工作了。
这是他离开民宿的第五年。

每天朝九晚五,平凡地隐没在城市的的棱角中。江雪去了庙里,莺丸则和他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他知道莺丸如愿在晚上经营着一家古董店,后来就看着莺丸和一个叫大包平的青年恋爱了——他为莺丸感到高兴,不过他总想起一双金色的眼,给人一种生命而安定的力量。他无数次想起那个愚蠢的,坦诚的,惶恐的,禁忌的夜晚。然后他保持缄默。他曾一遍一遍的在网上搜索“鹤丸”这个名字,无果。甚至用公司的名义。后来,心底就只剩下一抹安定的思念。

“您好。请问,这家店的老板是谁啊?”

“……我就是”
“啊,那个,我叫鹤丸。”
“好的,鹤丸殿”
是那个夏天他们的对话。

“明明很陌生啊。”一期一振自嘲。

工作一年快到头的时候,夏末。莺丸问一期知不知道五条国永,一位很著名的摄影家,以不按常理著称。莺丸给一期发了几张图:一期惊异于他所捕捉的照片——褪了色的老旧砖墙,散发妖冶色彩的枯木,一颗星星也没有的夜空,被两百根橡皮筋勒爆的西瓜……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不过他没注意。

现在他偶尔编织成各种怪谈消遣,再用不同名义发表出去。纯粹的打发时间。弟弟们最小的都五年级了,都很独立了;而好友忙着谈恋爱;连石切丸殿下都和笑面青江在一起了。。

一期心里有些莫名失落。

“把西瓜切开,红色的液体夹着香甜的气息流出来,黑色的籽像周围包裹着粘液,一只只蝌蚪似的,顺着液体游出来。年轻的女人吃下西瓜,从嘴里呕出来一群蹦跳的蛙。”一期一振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句无厘头的话,舒了一口气,准备去看看弟弟们,顺便给退酱的五只猫咪喂猫粮。电脑上显示出莺丸发来的消息:

“一期,五条国永要到我们市开展子,我搞到了一张票,你去吗?”

“莺丸殿,你直接说没搞到两张,不好和大包平殿一起去就行了。”

“嘛…嘛……别揭穿啊。”

一期一振趁着周末去看五条国永的摄影展。虽然在下雨,但是人很多,很多漂亮的姑娘穿着夸张的衣服一起走过,踏在湿漉漉的地上,溅起一些泡沫。他听见女孩子在说这个摄影师长得很帅,但是前几天发推表示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还说什么自己老公不爱自己了什么的。

一期一振穿着衬衫,随手抄了一把伞——是鹤丸的那把。他漫无目的地游走在人群之中,倏然驻下了脚步。那是全场唯一有人的照片,名字叫“惊喜”,放置在展厅正中央。照片里是一个院子,树木葱茏,墙上爬满青苔,开着细小的黄花——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梦中无数次回到的地方。画面里有个青年,只有背影,留着一头水蓝色的头发。衣着整洁,青年坐在阳光下,阳光灿烂。

“……啧,不该是惊吓么?”他有些哽咽。

然后一期一振就感觉有人紧紧环住了自己。熟悉的触觉让他忍不住落了泪。

“久等了,我是鹤丸国永,这张照片的拍摄者,日后请多指教。”一期转过头去看,鹤丸脸上似乎没有留下时光的痕迹,

“箱根的民宿,随时欢迎一期一振,你的到来。”

Fin.

------------------------------------------------------------------------

箱根的民宿里,一片快乐祥和x

三日月和莺丸静静地喝着茶,烟雾升腾中他们表示,我们助攻的这么累(连钱都不给。。x,终于成了,至少给个全场最佳吧。。。

玄关处,咪酱发出了一声咆哮:“woc鹤丸你快回来收拾痴呆老人的烂摊吧!每次都说我会收拾结果还不是妈妈我的事啊!”

真的,什么都没变。

--------------------------------------------------------------------------------

ps.走了那么多地方,我发现山里的人都显得十分年轻,而且长寿。在山里住久了,身心愉悦。所以老鹤心不老啊……看着年轻。
ps.的ps.开始我设定的是28的鹤x21的莓,结局是在五年后,鹤就是33的老男人了hhh……嘛,也不太老。
ps.的ps.的ps.其实就是纯情莓被老鹤拐走的故事……
ps.的ps.的ps.的ps.我其实就是想打很多ps…………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