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九)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上一章的车:https://m.weibo.cn/5342716783/4142521640648307






-(九)
雨后的箱根湿漉漉的,空气里弥漫着水分,鱼在空中游。

一期是下定决心要离开了。扒拉一点饭后,他趁着鹤丸在浇花喂蛐蛐的时候找烛台切退了房。本来东西很少——只是一个手提电脑和一包衣物,他拽了一把鹤丸的伞,就沿着山路走下去。腰上的酸痛和身体的无力让他有点慌神。他沿着树荫慢慢的走,看没干透的叶子,青苔上的水一滴一滴地滴下来。他让药研和小叔叔在山下等他。他和鹤丸层一起走下去买东西,再一起上来,飘小雨的时候,是鹤丸帮自己打的伞。

一期有些怔住,他几乎完全不了解鹤丸——只知道他是这里民宿的老板,不知道年龄,真正工作,经济来源,爱好,家庭……甚至不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他们是真正的陌生人,真正的过路人。但是鹤丸对自己的温柔是很久没有感受过的,他总是想让别人笑,让别人快乐。自由的,就像山间的一阵风。

一期一振有些想哭。不过他硬生生憋了回去,加快步伐走向山下去。药研在等着他,家里还有弟弟们,不能让他们看见自己的泪水。

民宿檐角上的晴天娃娃转啊转啊,风铃作响。鹤丸在阁楼上,看着一期离开,他没有挽留。他看着那一抹水蓝色一点点变小,模糊,在一个拐角消失不见;他也知道,一期带走了自己的伞;他当然也知道,一期没有回头。

鹤丸对三日月说:“夏天已经完了。一期说过,'我要在这里,一个夏天。'”

一期在自宅里机械地过完了整个夏天,他把那段记忆完全隐没在心中,一次也没有提及。然后和莺丸江雪他们过着平凡的学校生活,做着不想干的研究。三日月到他们学校来做过新书宣传,他们擦肩而过,也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唯一的变化,就是一期一振很少做噩梦了,梦里全都是箱根的清凉。

鹤丸依旧开着民宿,没有名字,搜索不到,让箱根的风雨进门又飘出。和三日月喝点茶,喝点酒,捉弄着来的客人;来几个能说说话,又把他们送走——只有他知道,一期是他唯一一个,没有用日式一鞠躬再鞠躬送走的人。他知道,他们的生命本来不会有交点。

箱根的时间,往往流逝的比外面慢。

然后一期一振就毕业了。然后一期一振就读研了。然后一期一振就工作了。然后鹤丸国永还是当年那个样。

夏天的箱根依旧下着雨。
----------------------------------------------------------------------------
ps.下一章完结,也许会发车……或者番外发车……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