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七)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明天发车。






-(七)
箱根在下暴雨。云压在山的上面,只有远处的城市上才飘了一抹亮云。

渐进傍晚,远处的亮云逐渐变得金红。一只回巢的鸟不知怎的,直直地冲向民宿的石外墙,头一瘪,栽在地上,血迹染红了周围一点点土地,然后瞬间被雨水冲走,一点生命的痕迹也不留下。只是那句尸体像是在睡一般。

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开了几瓶一零年的勃艮第,有搭没搭地聊着,鹤丸当然喝不过对面的奸商,半醉的同时,他终于开口了:“三日月啊,你到底说了什么?一期前几天告诉我他要回东京了。明天退房,而这两天他都没有出过门啊,一日三餐小光端进去多少,回来也多少啊。……你前几天说对了,我确实可能喜欢上他了。

老爷爷眼睛闪着若有若无的光:“哦---那就很难办了呀。石切丸给我说过他……”

“一期一振啊……”

一期一振承认自己是个容易被外界影响的人。鹤丸殿下喜欢自己这样的一句玩笑话,就挑破了他内心的最难言的地方。

鹤丸殿确实对自己很好,他去了鹤丸的阁楼,看了他的画,洗的老照片;鹤丸每天和他一起出门,问他喜欢草莓大福还是草莓蛋糕;鹤丸殿在山姥切门口钉上的水桶,让他别把这恶作剧告诉别人;鹤丸殿……

现在一闭眼,除了鹤丸殿一身白衣,就是火光绚烂,开在血液流淌的土地上,世界那么干涸,没有一滴水。灼烧感从眼球向四周蔓延开来。然后是剧烈的咳嗽,呕吐,没吃东西的他仿佛要呕出五脏六腑。最后只呕出一点浅黄色的液体。

不行,要逃走。

“药研啊,明天下午我就要回东京了。请小叔叔一起来接我吧。”一期一振无力地躺倒在床上。他选择逃走。他拒绝一切别人对他的感情,因为害怕。他恶心。对啊。他恶心他自己。所以他会仔细地扣上每一颗扣子,不透露一点身体,甚至身体的线条。他厌恶啊,快离开啊。

箱根的周围下着雨。云压的好低,好低。

应该庆幸没打雷。他想
去浴池泡一会儿吧。他想。

鹤丸殿喝了酒,不会出现在那里。
-------------------------------------------------------------------------------
ps.原谅我现在才从环球影城出来。明天整理游记。jump20周年,海贼王、jojo、七龙珠、银魂脱口秀真心过瘾!
pa的ps.明天开车。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