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

明与暗都源于光。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六)

-(六)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重于介绍一期背景了。。




盂兰盆会前后,箱根都很热闹。

节日把人们带进山里,人又给山增上些烟火气息。
就像一期一振看着鹤丸的白衣服好像沾了点其他颜色一样,似乎没有初见时白了。

因为三条大佬的到来,顺带庆祝节日,整个民宿的人都到鹤丸的庭院里喝茶,准备晚上吃火锅,大家就坐在中亭的榻榻米上面,身边环绕了没有塑形的园林。鹤丸放任植物们野蛮生长。
山姥切国广和压切长谷部是一期一振没见过的。后者出现在鹤丸的话中。听起来像是个爱吃牡丹饼的青年。山姥切国广则是个有些傲娇的清秀小哥,忽略身上裹着一床被子(?)。

“哟,茶梗立起来了。”三日月日常卖傻痴呆。

“说出来就不灵验了。不过三条大佬更灵验。”鹤丸日常搞事帮腔。
然后两人就开始捶打坐在中间的山姥切表示自己内心的愉悦。

“久等了!”,烛台切光忠端了一盘茶点,“今天的茶点是—牡丹饼o~ha~gi~”随即鹤丸就把一个牡丹饼怼进了长谷部嘴里。动作娴熟像做过无数次一样,还轻轻往里推。在一期一振眼里,长谷部是表达着他对牡丹饼的深切喜爱。“o”长谷部默默地发了一个音。“请给我来个大的。”一期一振解说。

四周的蛐蛐突然不唱了,下午三四点阳光明媚。
然后院中发出一震大笑。
………………

民宿日子过得很快,早上下山溜达一圈,上午做点研究,下午喝点茶,傍晚喝点酒,晚上泡个澡。一连七八天都是那样。
日子像织布机里的经纬,简单而有序。

然而什么东西在一期一振心中默默滋长。三日月的话一直困扰着一期一振。男朋友?那鹤丸殿是同性恋?鹤丸殿喜欢自己?不可能。一期一振曾经从不掩饰自己是个同性恋。当然生活圈子小,除了父母,也就只有朋友江雪左文字、莺丸友成和弟弟们知道。在老师,其他家长眼中,一期一振就是个标准的好学生:完美的存在。

旧时一期一振在中学时被一个隔壁班的女同学狂热的追求过,更多情况下,女生们选择暗恋,一期一振拒绝了女孩,没想到女孩无理取闹。同时高估了社会包容度的一期一振写的文章---对同性恋的看法在校刊上登载;女生跳楼身亡。
当年一期旧宅又遭遇了火灾,父母过世,一期担起家庭的重担,照顾弟弟们。两家事情给年幼的一期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从那时起,一期一振没告诉过任何人自己的性取向。只留下一根纯红的绳挂在左脚上。
从那时起,那熊熊大火和血色的天空永远印在了一期一振的梦中,一闭眼,满天血色慢的白骨。

小叔叔给他请过心理医师,石切丸殿也只不过让一期能睡的着,过得好些。那之后一期一振救完全没有再接触任何其他同性异性,因为怕伤害别人。

一期一振反应过来,当天泡温泉时,鹤丸是完全可以看到自己左脚的红绳。作为同性恋的他,不可能不懂其中的含义。一期一振果断剪短了那根陪伴自己很久的红绳。

箱根的雨下的好大。

-----------------------------------------------------------------------------------
ps.军议日替我每一场都印象深刻,不过还是选取了最经典的一场。(再演的一期黑出新高度。)稍稍改动了一点。
ps的ps.明天只更一章,要去环球影城玩。果咩呐。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