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

明与暗都源于光。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二)

1.随手写,尽量不坑。
正文由此开始。【尽量十更完结
2.关于年龄啊。。
我想写二十六七的鹤和二十的一期。。【莫名带感。。。
3.尽量一天两更,开学周更。






-(二)


夏天箱根雾大,从山脚往山顶爬。

山里黑的也很早,傍晚时分,雨斜斜地打过来。有个打伞的身影从山路走来。走到近处,坐在阶上喝点小酒的鹤丸才看清来人的样子。思绪摇摇晃晃的,像坐在船上一样。船在水面上的时候,永远是浮荡的,永远不稳定的。山间雾大,一切都不太真实。鹤丸也不想太真实。这种不真实,给鹤丸带去一种微醺的感觉。

“三日月带来的甜口酒还真上脑袋…”鹤丸又倒了一杯,小声嘀咕道。“下次再叫他带一瓶来……”他盘算着明天往那间房的早餐中加上一大堆芥末。

走近了,鹤丸看清来客一个青年,一头清爽的水色短发,蜜色的双瞳,身上衬衫扣到最上面一颗。是个大学生的年纪。鹤丸的酒一下就醒了。

“您好。请问,这家店的老板在哪里啊?”

“……我就是”

一期一振尽量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在他仔细看着眼前这个坐在阶上的人。白。还反着光的一大坨白色的东西。头发,睫毛也是白的,纯净的不像人,金色的眼睛亮的像个孩子。但是看他手上的漆色酒杯,一种不靠谱的感觉蔓延上一期心头。

“十分抱歉啊。老板您好。我可以订一个夏天的房间吗?”

时间不明的一句话,没有具体期限。因为一期一振自己也不知道要呆多久。

一个夏天啊。。。

夏天究竟从何开始,又在哪儿结束呢?

有点意思。

鹤丸国永站了起来,翻找出一把钥匙,钥匙另一端拴了一根长长的木头,拿在手上一甩一甩的。拿在手上有点分量。箱根木的纹理细腻清晰,像水纹一样流转。钥匙很旧了,有很多细密的划痕。准确的说是布满整个钥匙面。

“…一期一振。”

“三楼左手第一间和式套房。行李给我吧,我带你上去。这里没有电梯。”

“老板,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繁琐的敬称让鹤丸有些恍神。现在哪有人还用这么多敬语啊,至少客人中没有敬称加了这么多的。还老板老板的叫。很别扭啊。

“啊,那个,我叫鹤丸。”

“好的,鹤丸殿。”

鹤丸觉得,和一期一振说话有些累。
不过他觉得,这个夏天,肯定不缺少惊吓。
不,惊吓的对象。

箱根的夏天吹来了一阵清爽的风。

希望这阵风能把雾吹散吧。

“小光啊,明天在那新来的客人的早餐里多加点芥末吧。。”


---------------------------------------------------------------------
ps.关于素材,就是日本箱根“五藏野别馆。因为旅途中在这里歇息了两天,很好的服务,饭早中晚都是每间房的管家做的,在家庭式房间里吃,很新鲜,记忆特别深刻,就有了这个梗。

ps的ps.因为很少发文,希望太太指教。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