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

明与暗都源于光。

真的好久没碰过板子了,腿个摸鱼。

占 tag放摸鱼。
p1爷爷动作的摸鱼。
p2莺丸丸。
国庆可能可以碰板子厚涂一下。

最近撸的总司。。顺便占个大介的tag。

最近摸鱼的桂。一个月没碰板子。希望国庆可以用板子撸。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十)

1.完结篇。
2.会有番外。
3.微包莺包,石青。
4.第八章是肉。。只是有效的链接在评论里。。




-(十)
时间从未变过。
只不过是人在扩大自己的悲喜而已。
当然时间不会变老,只是人心会变老。
又或者说,年轻是一种生命的力量。

一期一振工作了。
这是他离开民宿的第五年。

每天朝九晚五,平凡地隐没在城市的的棱角中。江雪去了庙里,莺丸则和他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他知道莺丸如愿在晚上经营着一家古董店,后来就看着莺丸和一个叫大包平的青年恋爱了——他为莺丸感到高兴,不过他总想起一双金色的眼,给人一种生命而安定的力量。他无数次想起那个愚蠢的,坦诚的,惶恐的,禁忌的夜晚。然后他保持缄默。他曾一遍一遍的在网上搜索“鹤丸”这个名字,无果。甚至用公司的名义。后来,心底就只剩下一抹安定的思念。

“您好。请问,这家店的老板是谁啊?”

“……我就是”
“啊,那个,我叫鹤丸。”
“好的,鹤丸殿”
是那个夏天他们的对话。

“明明很陌生啊。”一期一振自嘲。

工作一年快到头的时候,夏末。莺丸问一期知不知道五条国永,一位很著名的摄影家,以不按常理著称。莺丸给一期发了几张图:一期惊异于他所捕捉的照片——褪了色的老旧砖墙,散发妖冶色彩的枯木,一颗星星也没有的夜空,被两百根橡皮筋勒爆的西瓜……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不过他没注意。

现在他偶尔编织成各种怪谈消遣,再用不同名义发表出去。纯粹的打发时间。弟弟们最小的都五年级了,都很独立了;而好友忙着谈恋爱;连石切丸殿下都和笑面青江在一起了。。

一期心里有些莫名失落。

“把西瓜切开,红色的液体夹着香甜的气息流出来,黑色的籽像周围包裹着粘液,一只只蝌蚪似的,顺着液体游出来。年轻的女人吃下西瓜,从嘴里呕出来一群蹦跳的蛙。”一期一振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句无厘头的话,舒了一口气,准备去看看弟弟们,顺便给退酱的五只猫咪喂猫粮。电脑上显示出莺丸发来的消息:

“一期,五条国永要到我们市开展子,我搞到了一张票,你去吗?”

“莺丸殿,你直接说没搞到两张,不好和大包平殿一起去就行了。”

“嘛…嘛……别揭穿啊。”

一期一振趁着周末去看五条国永的摄影展。虽然在下雨,但是人很多,很多漂亮的姑娘穿着夸张的衣服一起走过,踏在湿漉漉的地上,溅起一些泡沫。他听见女孩子在说这个摄影师长得很帅,但是前几天发推表示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还说什么自己老公不爱自己了什么的。

一期一振穿着衬衫,随手抄了一把伞——是鹤丸的那把。他漫无目的地游走在人群之中,倏然驻下了脚步。那是全场唯一有人的照片,名字叫“惊喜”,放置在展厅正中央。照片里是一个院子,树木葱茏,墙上爬满青苔,开着细小的黄花——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梦中无数次回到的地方。画面里有个青年,只有背影,留着一头水蓝色的头发。衣着整洁,青年坐在阳光下,阳光灿烂。

“……啧,不该是惊吓么?”他有些哽咽。

然后一期一振就感觉有人紧紧环住了自己。熟悉的触觉让他忍不住落了泪。

“久等了,我是鹤丸国永,这张照片的拍摄者,日后请多指教。”一期转过头去看,鹤丸脸上似乎没有留下时光的痕迹,

“箱根的民宿,随时欢迎一期一振,你的到来。”

Fin.

------------------------------------------------------------------------

箱根的民宿里,一片快乐祥和x

三日月和莺丸静静地喝着茶,烟雾升腾中他们表示,我们助攻的这么累(连钱都不给。。x,终于成了,至少给个全场最佳吧。。。

玄关处,咪酱发出了一声咆哮:“woc鹤丸你快回来收拾痴呆老人的烂摊吧!每次都说我会收拾结果还不是妈妈我的事啊!”

真的,什么都没变。

--------------------------------------------------------------------------------

ps.走了那么多地方,我发现山里的人都显得十分年轻,而且长寿。在山里住久了,身心愉悦。所以老鹤心不老啊……看着年轻。
ps.的ps.开始我设定的是28的鹤x21的莓,结局是在五年后,鹤就是33的老男人了hhh……嘛,也不太老。
ps.的ps.的ps.其实就是纯情莓被老鹤拐走的故事……
ps.的ps.的ps.的ps.我其实就是想打很多ps…………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九)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上一章的车:https://m.weibo.cn/5342716783/4142521640648307






-(九)
雨后的箱根湿漉漉的,空气里弥漫着水分,鱼在空中游。

一期是下定决心要离开了。扒拉一点饭后,他趁着鹤丸在浇花喂蛐蛐的时候找烛台切退了房。本来东西很少——只是一个手提电脑和一包衣物,他拽了一把鹤丸的伞,就沿着山路走下去。腰上的酸痛和身体的无力让他有点慌神。他沿着树荫慢慢的走,看没干透的叶子,青苔上的水一滴一滴地滴下来。他让药研和小叔叔在山下等他。他和鹤丸层一起走下去买东西,再一起上来,飘小雨的时候,是鹤丸帮自己打的伞。

一期有些怔住,他几乎完全不了解鹤丸——只知道他是这里民宿的老板,不知道年龄,真正工作,经济来源,爱好,家庭……甚至不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他们是真正的陌生人,真正的过路人。但是鹤丸对自己的温柔是很久没有感受过的,他总是想让别人笑,让别人快乐。自由的,就像山间的一阵风。

一期一振有些想哭。不过他硬生生憋了回去,加快步伐走向山下去。药研在等着他,家里还有弟弟们,不能让他们看见自己的泪水。

民宿檐角上的晴天娃娃转啊转啊,风铃作响。鹤丸在阁楼上,看着一期离开,他没有挽留。他看着那一抹水蓝色一点点变小,模糊,在一个拐角消失不见;他也知道,一期带走了自己的伞;他当然也知道,一期没有回头。

鹤丸对三日月说:“夏天已经完了。一期说过,'我要在这里,一个夏天。'”

一期在自宅里机械地过完了整个夏天,他把那段记忆完全隐没在心中,一次也没有提及。然后和莺丸江雪他们过着平凡的学校生活,做着不想干的研究。三日月到他们学校来做过新书宣传,他们擦肩而过,也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唯一的变化,就是一期一振很少做噩梦了,梦里全都是箱根的清凉。

鹤丸依旧开着民宿,没有名字,搜索不到,让箱根的风雨进门又飘出。和三日月喝点茶,喝点酒,捉弄着来的客人;来几个能说说话,又把他们送走——只有他知道,一期是他唯一一个,没有用日式一鞠躬再鞠躬送走的人。他知道,他们的生命本来不会有交点。

箱根的时间,往往流逝的比外面慢。

然后一期一振就毕业了。然后一期一振就读研了。然后一期一振就工作了。然后鹤丸国永还是当年那个样。

夏天的箱根依旧下着雨。
----------------------------------------------------------------------------
ps.下一章完结,也许会发车……或者番外发车……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八)

开车预警
微博用别人的号发

https://m.weibo.cn/5342716783/4142521640648307

占tag。指绘一只哥。好久没指绘了一夜回到解放前😂就是那个民宿paro。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七)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明天发车。






-(七)
箱根在下暴雨。云压在山的上面,只有远处的城市上才飘了一抹亮云。

渐进傍晚,远处的亮云逐渐变得金红。一只回巢的鸟不知怎的,直直地冲向民宿的石外墙,头一瘪,栽在地上,血迹染红了周围一点点土地,然后瞬间被雨水冲走,一点生命的痕迹也不留下。只是那句尸体像是在睡一般。

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开了几瓶一零年的勃艮第,有搭没搭地聊着,鹤丸当然喝不过对面的奸商,半醉的同时,他终于开口了:“三日月啊,你到底说了什么?一期前几天告诉我他要回东京了。明天退房,而这两天他都没有出过门啊,一日三餐小光端进去多少,回来也多少啊。……你前几天说对了,我确实可能喜欢上他了。

老爷爷眼睛闪着若有若无的光:“哦---那就很难办了呀。石切丸给我说过他……”

“一期一振啊……”

一期一振承认自己是个容易被外界影响的人。鹤丸殿下喜欢自己这样的一句玩笑话,就挑破了他内心的最难言的地方。

鹤丸殿确实对自己很好,他去了鹤丸的阁楼,看了他的画,洗的老照片;鹤丸每天和他一起出门,问他喜欢草莓大福还是草莓蛋糕;鹤丸殿在山姥切门口钉上的水桶,让他别把这恶作剧告诉别人;鹤丸殿……

现在一闭眼,除了鹤丸殿一身白衣,就是火光绚烂,开在血液流淌的土地上,世界那么干涸,没有一滴水。灼烧感从眼球向四周蔓延开来。然后是剧烈的咳嗽,呕吐,没吃东西的他仿佛要呕出五脏六腑。最后只呕出一点浅黄色的液体。

不行,要逃走。

“药研啊,明天下午我就要回东京了。请小叔叔一起来接我吧。”一期一振无力地躺倒在床上。他选择逃走。他拒绝一切别人对他的感情,因为害怕。他恶心。对啊。他恶心他自己。所以他会仔细地扣上每一颗扣子,不透露一点身体,甚至身体的线条。他厌恶啊,快离开啊。

箱根的周围下着雨。云压的好低,好低。

应该庆幸没打雷。他想
去浴池泡一会儿吧。他想。

鹤丸殿喝了酒,不会出现在那里。
-------------------------------------------------------------------------------
ps.原谅我现在才从环球影城出来。明天整理游记。jump20周年,海贼王、jojo、七龙珠、银魂脱口秀真心过瘾!
pa的ps.明天开车。

石切神社外面有一个刀剑乱舞相关。p4放大可以看到几乎每一把刀都有。(小龙啊切江啊毛利啊除外)是一种茶点(小吃)有很多味道。有点像羊羹的东西。包装纸上有日语的刀的介绍和历史上人物的故事,可以保存很久,超级精致。我只买了一期、莺、石切,都是绿色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