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

占tag。指绘一只哥。好久没指绘了一夜回到解放前😂就是那个民宿paro。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七)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明天发车。






-(七)
箱根在下暴雨。云压在山的上面,只有远处的城市上才飘了一抹亮云。

渐进傍晚,远处的亮云逐渐变得金红。一只回巢的鸟不知怎的,直直地冲向民宿的石外墙,头一瘪,栽在地上,血迹染红了周围一点点土地,然后瞬间被雨水冲走,一点生命的痕迹也不留下。只是那句尸体像是在睡一般。

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开了几瓶一零年的勃艮第,有搭没搭地聊着,鹤丸当然喝不过对面的奸商,半醉的同时,他终于开口了:“三日月啊,你到底说了什么?一期前几天告诉我他要回东京了。明天退房,而这两天他都没有出过门啊,一日三餐小光端进去多少,回来也多少啊。……你前几天说对了,我确实可能喜欢上他了。

老爷爷眼睛闪着若有若无的光:“哦---那就很难办了呀。石切丸给我说过他……”

“一期一振啊……”

一期一振承认自己是个容易被外界影响的人。鹤丸殿下喜欢自己这样的一句玩笑话,就挑破了他内心的最难言的地方。

鹤丸殿确实对自己很好,他去了鹤丸的阁楼,看了他的画,洗的老照片;鹤丸每天和他一起出门,问他喜欢草莓大福还是草莓蛋糕;鹤丸殿在山姥切门口钉上的水桶,让他别把这恶作剧告诉别人;鹤丸殿……

现在一闭眼,除了鹤丸殿一身白衣,就是火光绚烂,开在血液流淌的土地上,世界那么干涸,没有一滴水。灼烧感从眼球向四周蔓延开来。然后是剧烈的咳嗽,呕吐,没吃东西的他仿佛要呕出五脏六腑。最后只呕出一点浅黄色的液体。

不行,要逃走。

“药研啊,明天下午我就要回东京了。请小叔叔一起来接我吧。”一期一振无力地躺倒在床上。他选择逃走。他拒绝一切别人对他的感情,因为害怕。他恶心。对啊。他恶心他自己。所以他会仔细地扣上每一颗扣子,不透露一点身体,甚至身体的线条。他厌恶啊,快离开啊。

箱根的周围下着雨。云压的好低,好低。

应该庆幸没打雷。他想
去浴池泡一会儿吧。他想。

鹤丸殿喝了酒,不会出现在那里。
-------------------------------------------------------------------------------
ps.原谅我现在才从环球影城出来。明天整理游记。jump20周年,海贼王、jojo、七龙珠、银魂脱口秀真心过瘾!
pa的ps.明天开车。

石切神社外面有一个刀剑乱舞相关。p4放大可以看到几乎每一把刀都有。(小龙啊切江啊毛利啊除外)是一种茶点(小吃)有很多味道。有点像羊羹的东西。包装纸上有日语的刀的介绍和历史上人物的故事,可以保存很久,超级精致。我只买了一期、莺、石切,都是绿色系的。

(接上)石切神社的御守是特有的,主要是求健康平安的御守。顺便拍了一张地图。这个神社不算太大,但是游客非常少,只有本地人来参拜。

今天在东大阪的石切神社。因为晚上有祭典就看见了里面的神官小哥,长得很帅气。但很遗憾不能拍照。神社人很少,但据说是日本求健康最灵的神社。石切丸是贡在主殿内的,但是遮住的,每年只有重要活动才能看见。一年有一次和小狐丸一起展出。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六)

-(六)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重于介绍一期背景了。。




盂兰盆会前后,箱根都很热闹。

节日把人们带进山里,人又给山增上些烟火气息。
就像一期一振看着鹤丸的白衣服好像沾了点其他颜色一样,似乎没有初见时白了。

因为三条大佬的到来,顺带庆祝节日,整个民宿的人都到鹤丸的庭院里喝茶,准备晚上吃火锅,大家就坐在中亭的榻榻米上面,身边环绕了没有塑形的园林。鹤丸放任植物们野蛮生长。
山姥切国广和压切长谷部是一期一振没见过的。后者出现在鹤丸的话中。听起来像是个爱吃牡丹饼的青年。山姥切国广则是个有些傲娇的清秀小哥,忽略身上裹着一床被子(?)。

“哟,茶梗立起来了。”三日月日常卖傻痴呆。

“说出来就不灵验了。不过三条大佬更灵验。”鹤丸日常搞事帮腔。
然后两人就开始捶打坐在中间的山姥切表示自己内心的愉悦。

“久等了!”,烛台切光忠端了一盘茶点,“今天的茶点是—牡丹饼o~ha~gi~”随即鹤丸就把一个牡丹饼怼进了长谷部嘴里。动作娴熟像做过无数次一样,还轻轻往里推。在一期一振眼里,长谷部是表达着他对牡丹饼的深切喜爱。“o”长谷部默默地发了一个音。“请给我来个大的。”一期一振解说。

四周的蛐蛐突然不唱了,下午三四点阳光明媚。
然后院中发出一震大笑。
………………

民宿日子过得很快,早上下山溜达一圈,上午做点研究,下午喝点茶,傍晚喝点酒,晚上泡个澡。一连七八天都是那样。
日子像织布机里的经纬,简单而有序。

然而什么东西在一期一振心中默默滋长。三日月的话一直困扰着一期一振。男朋友?那鹤丸殿是同性恋?鹤丸殿喜欢自己?不可能。一期一振曾经从不掩饰自己是个同性恋。当然生活圈子小,除了父母,也就只有朋友江雪左文字、莺丸友成和弟弟们知道。在老师,其他家长眼中,一期一振就是个标准的好学生:完美的存在。

旧时一期一振在中学时被一个隔壁班的女同学狂热的追求过,更多情况下,女生们选择暗恋,一期一振拒绝了女孩,没想到女孩无理取闹。同时高估了社会包容度的一期一振写的文章---对同性恋的看法在校刊上登载;女生跳楼身亡。
当年一期旧宅又遭遇了火灾,父母过世,一期担起家庭的重担,照顾弟弟们。两家事情给年幼的一期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从那时起,一期一振没告诉过任何人自己的性取向。只留下一根纯红的绳挂在左脚上。
从那时起,那熊熊大火和血色的天空永远印在了一期一振的梦中,一闭眼,满天血色慢的白骨。

小叔叔给他请过心理医师,石切丸殿也只不过让一期能睡的着,过得好些。那之后一期一振救完全没有再接触任何其他同性异性,因为怕伤害别人。

一期一振反应过来,当天泡温泉时,鹤丸是完全可以看到自己左脚的红绳。作为同性恋的他,不可能不懂其中的含义。一期一振果断剪短了那根陪伴自己很久的红绳。

箱根的雨下的好大。

-----------------------------------------------------------------------------------
ps.军议日替我每一场都印象深刻,不过还是选取了最经典的一场。(再演的一期黑出新高度。)稍稍改动了一点。
ps的ps.明天只更一章,要去环球影城玩。果咩呐。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五)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尽量一天两更,开学周更。





-(五)
回到山上,随着雾的散去,阳光逐渐刺眼起来,透过树枝照在两人身上。
回到民宿时,刚好七点。已经有蝉拖着长长的颤音在嘶鸣。

然后就有一个穿着华丽的深蓝色狩衣的中年人盘腿坐在地上。旁边的烛台切正给他端来一壶茶。树叶的阴影下,年轻的样貌,穿的却是平安时代的服饰,给人一种美的错觉。

“三日月你不是说几天后才来吗。怎么这么快,你知不知道你一天会消耗多少茶叶……”

“哈哈哈哈,毕竟是个老爷爷嘛。喝茶什么的很正常啊,做什么事都是钱开路啊……上次给你带的甜口酒好喝吧……”

“不就是三十多而已啊,什么老爷爷啊……别人还叫我姥爷呢……”

“哈哈哈,你这么说老爷爷我会不高兴的…”

一期一振直接无视了他们的谈话,想着今天该写什么研究,出神地盯着墙。墙上青苔长了死了就留下一片铜绿,又有新的张在相同地方,参差斑驳。名叫三日月的人头上的发饰一甩一甩,映在墙上的光也一颤一颤的。鹤丸把东西扔给烛台切,然后叫一个叫做大俱利伽罗的年轻人帮忙拿。当一期一振回神时,场面已经变成了这样:

“鹤丸,你看你都这么大了,都没有找过男朋友啊……”

“我又不是没找过,都是第二天被吓了一下就分了。一点也不懂惊吓的乐趣……不确定性和自由最重要啊。”

“哦对了……他是谁啊?你男友?”一副搞死人不偿命的神态。

“……三日月,这是新来的客人,叫做一期一振,我刚刚是去买东西。。。”

“哦~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条大佬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鹤丸国永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三日月。“莺丸介绍过来的。”今天他意外的没反驳三日月的话。鹤丸压低了音量。“可能是觉得很舒服吧。他给人的感觉。”
一期一振有点没反应过来,男朋友?随即就被三日月点了名。

“日安,一期一振。我是三日月宗近,经常到这里打发时间。”
“啊,你好。三日月殿。”
一期一振自己不知道,三日月说自己是鹤丸的男朋友时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吃早餐时,他喝着加了芥末的味增汤都没反应过来。
“三日月不就是那个三条的大佬吗?”
“真是奇怪啊......这种名人都到这个没有名字的民宿来。鹤丸殿....吗?”
“他又是什么身份呢?”

----------------------------------------------------------------------
ps.下一章就可以玩军议梗了。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四)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尽量一天两更,开学周更。






-(四)
箱根亮的早,四点过天就泛白了。

雾很浓,连在一起,显得更亮了。

手机闹铃响了,以为现在是七点的一期一振飞快的穿好衬衫,把被子叠好,和榻榻米一起放入壁橱,刷牙洗脸,然后习惯性地准备去叫弟弟们起床,看到房间内的陈设,才想起自己就在六个小时前,他才答应了鹤丸去购食材的邀请。一期一振现在头有点痛,后悔自己答应了那个不靠谱的老板。仔细地把领子理好,检查头发有没有翘起,再下楼。

鹤丸抵了把伞,靠在门上。白衫白袴,袖子用绳子绑住,夹了双木屐。身边还放了个篮子。箱根的早晨很清凉。一期有些诧异鹤丸的准时,他本以为不靠谱的老板会放他鸽子。并且顺带纳闷为什么鹤丸殿只穿白衣。

“呀,一期你起来了啊,我昨天只是开个玩笑啊。小光你就不用去了,吓到了吧。”

被叫做小光的人从staff门里走出来,一身黑色运动服,黑眼罩,手里还拎着一把菜刀。“鹤丸,今天要买豆腐—怀石料理要豆腐、味增汤要豆腐、前菜要糯米豆腐、晚饭还有客人要汤豆腐……”
“好好好…”
“哦对了,一期,记得带把伞。箱根雨来的急,下下来了可不方便。”
“抱。抱歉。鹤丸殿,我没带伞来箱根。”
“……”
早晨露水很多,小的聚在一起变成大的一滴,从叶子上滑落下来。山路上林木茂密,碰到了几棵小些的树,简直和下雨一样。
从山上到山下的路上,鹤丸一路熟稔地走进各个“一户建”,就是在山路畔修的独栋。出来时背上菜兜儿里就多了一些菜,一堆蘑菇,几条鱼,几只虾,一大坨豆腐什么的。甚至还有蠕动的鲍鱼。。鹤丸表示这是别人凌晨把菜运往各个超市前给自己留的。山上到山下一路水汽越来越少,越来越热闹,后面就有了仿古的便利店。一期帮着鹤丸拎了几瓶梅子酒,是松田家大爷自己酿的。

“一期,我们还要去买点茶点……'牡丹饼'啊拐角处那家做的最大。二楼有位叫长谷部的客人最喜欢了。”这句话一期刚开始听怎么都觉得可疑。
“这家茶不错。民宿过几天会来一位喝茶像是吃茶的臭老头呢……茶可是消耗品。。他可是要盯着茶梗立起来的失智老人啊……老板,来四五包茶叶,再在茶叶里加点芥末吧。”

一期一振在心里反驳莺丸的话,鹤丸殿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啊。不过回去得好好感谢莺丸介绍了这样的一个民宿啊。旁边的甜品店勾去了一期的目光——

“请稍微等一下,鹤丸殿。这家草莓大福看起来很不错呢。我去买几个。”
----------------------------------------------------------------------------------------
ps.下一章好想写爷爷的神助攻。一期自己进展速度不快,因为不确定什么的,而且很害羞什么的。明天再慢慢想剧情吧。
ps的ps.因为今天是盂兰盆会送火神祭(京都)所以又想写祭典场面什么的。
ps的ps的ps.大家想看什么剧情在下面评论啊私信啊都可以的。。。
ps的ps的ps的ps.每次都想打很多ps呢。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三)

1.随手写,尽量不坑。【尽量十更完结
2.尽量一天两更,开学周更。




-(三)
箱根雨多却不潮湿。

但是树荫下青苔却茂盛地生长。矮矮的绿茸茸的躺在石头上,匍匐着。一期一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弟弟们。
一期回到房间,收拾一下不多的行李,开始和药研视频。
“一期哥,你在那边天气凉快吗?弟弟们都很乖在完成暑假作业,小叔叔身体也很好。……明天浦岛邀请小乱去海边,顺带信浓,后藤他们也闹着去。鲶尾和骨喰哥也帮着小叔叔……”

“药研你也辛苦了,早点睡…让弟弟们多吃水果蔬菜少吃糖…”

“一期尼,我去海边会写日记给你看的!”

“秋田别霸着电脑,我也要说!”

“去海边可以串美丽的贝壳项链,一期尼~”

“一期哥,听说海胆很值钱,我可以运回东京卖吗?”

“一个一个来…”

似乎不一会儿的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一期的弟弟们,大的像鲶尾骨喰的在读高一,小的五虎退还在小学。父母双亡的粟田口一大家子都靠小叔叔鸣狐和一期照看。

一期一振和弟弟们视频完后心满意足地去洗浴。箱根的温泉非常有名,一期随意披了件浴衣仔细把腰带系紧,下楼去公共浴场。因为民宿在山上,所以浴场从山里延伸到外。内室爬了鹤丸故意养的青苔。笼子里关的蛐蛐把声调拉的老长老长。很安静的箱根夜色里,鹤丸国永就那么全身赤裸倚在木质的泡池边,双臂还勾着泡池沿,半眯着眼。

“打扰了…”很客套的'私密马赛',一期一振叩了叩门,推开木门。

木门硌来硌去吱——的一声打开。随着这一声,一期看见了池中的鹤丸,特别是两腿之间的东西,瞬间脸变得红起来,一直红到了脖根。浴场的水汽氤氲,一期一振全身不自在起来。

“报……报歉。鹤丸殿,打……打扰了。”
“原来是一期啊,呐,一起来泡吧。”尾音诡异的翘起。
“好。。十分抱歉。”

虽说日本泡温泉得全身赤裸,还得先洗澡。虽说这不是一期一振第一次洗公共浴场。但是这种全身暴露在别人面前的感觉却是第一次。坐在浴池中,他感觉,今天的水真是格外的烫啊。鹤丸注意到一期一振的小动作,把腿一伸,刚好横在一期脚上,对方触电般收回了脚,然后又是一句“很抱歉。”

场面更加尴尬。鹤丸从池内爬起来去拿毛巾,他的白发打湿了黏在背上,身上的水还在往下滴。身体因为水温而成粉红。一期一振尴尬地移开眼。等鹤丸回到水中后,开口把话题引向一边。

“鹤丸殿,这边民宿是包三餐的吧。但是新鲜食材是怎么来的呢?”真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鹤丸拽着毛巾擦了擦脖子,眼睛亮亮的;

“一期如果想知道的话,明早五点一起去采购吧。”
----------------------------------------------------------------------
ps.公共浴堂什么的是真·介意呢。洗澡啊泡啊都在别人面前。。感觉自己全被看光了什么的。真的很尴尬呢。

【鹤一期】没有名字的民宿(二)

1.随手写,尽量不坑。
正文由此开始。【尽量十更完结
2.关于年龄啊。。
我想写二十六七的鹤和二十的一期。。【莫名带感。。。
3.尽量一天两更,开学周更。






-(二)


夏天箱根雾大,从山脚往山顶爬。

山里黑的也很早,傍晚时分,雨斜斜地打过来。有个打伞的身影从山路走来。走到近处,坐在阶上喝点小酒的鹤丸才看清来人的样子。思绪摇摇晃晃的,像坐在船上一样。船在水面上的时候,永远是浮荡的,永远不稳定的。山间雾大,一切都不太真实。鹤丸也不想太真实。这种不真实,给鹤丸带去一种微醺的感觉。

“三日月带来的甜口酒还真上脑袋…”鹤丸又倒了一杯,小声嘀咕道。“下次再叫他带一瓶来……”他盘算着明天往那间房的早餐中加上一大堆芥末。

走近了,鹤丸看清来客一个青年,一头清爽的水色短发,蜜色的双瞳,身上衬衫扣到最上面一颗。是个大学生的年纪。鹤丸的酒一下就醒了。

“您好。请问,这家店的老板在哪里啊?”

“……我就是”

一期一振尽量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在他仔细看着眼前这个坐在阶上的人。白。还反着光的一大坨白色的东西。头发,睫毛也是白的,纯净的不像人,金色的眼睛亮的像个孩子。但是看他手上的漆色酒杯,一种不靠谱的感觉蔓延上一期心头。

“十分抱歉啊。老板您好。我可以订一个夏天的房间吗?”

时间不明的一句话,没有具体期限。因为一期一振自己也不知道要呆多久。

一个夏天啊。。。

夏天究竟从何开始,又在哪儿结束呢?

有点意思。

鹤丸国永站了起来,翻找出一把钥匙,钥匙另一端拴了一根长长的木头,拿在手上一甩一甩的。拿在手上有点分量。箱根木的纹理细腻清晰,像水纹一样流转。钥匙很旧了,有很多细密的划痕。准确的说是布满整个钥匙面。

“…一期一振。”

“三楼左手第一间和式套房。行李给我吧,我带你上去。这里没有电梯。”

“老板,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繁琐的敬称让鹤丸有些恍神。现在哪有人还用这么多敬语啊,至少客人中没有敬称加了这么多的。还老板老板的叫。很别扭啊。

“啊,那个,我叫鹤丸。”

“好的,鹤丸殿。”

鹤丸觉得,和一期一振说话有些累。
不过他觉得,这个夏天,肯定不缺少惊吓。
不,惊吓的对象。

箱根的夏天吹来了一阵清爽的风。

希望这阵风能把雾吹散吧。

“小光啊,明天在那新来的客人的早餐里多加点芥末吧。。”


---------------------------------------------------------------------
ps.关于素材,就是日本箱根“五藏野别馆。因为旅途中在这里歇息了两天,很好的服务,饭早中晚都是每间房的管家做的,在家庭式房间里吃,很新鲜,记忆特别深刻,就有了这个梗。

ps的ps.因为很少发文,希望太太指教。希望大家喜欢。